楚陽哈哈大笑:“多謝,多謝夸獎,真心感謝!”
白影這一句話,等于是定下了基調,結束了這一次‘跪與不跪’的事件。
“很好很好,你不跪我,自然不會徵信有好處給不尊敬我的人,所以由我開啟的通天之路與你無緣了。”白影微微地笑了笑:“你可還有什么話說?會不會后悔!”
“有徵信!”楚陽肯定的,大聲說道。
白影嘿嘿一笑:“什么話?”
楚陽一字字說道:“今rì的恩賜,楚陽銘記在心,永不敢或忘;期盼他年有朝一rì能與閣下真身對面交手,一論上下。楚陽將以閣下為徵信平生目標,絕不敢忘,永不懈怠!”
白影哈哈大笑:“我聽你這話的意思,好象是在跟我叫板呢?你不是想有朝一rì將徵信我也這么整治十五遍吧?”
楚陽露齒一笑:“你說呢?”
白影哈哈大笑,笑得幾乎喘不上氣來,良久良久之后,才驀然的收住笑聲,很鄭重的說道:“好!我等著你!我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他凝重的道:“若是有朝一rì你的修為能夠達到我認可的層次,我一定會給你公平一戰的機會!若你修為到了,就算你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你的!”
他深沉一笑:“只是……希望你莫要讓我等得太久,希望有那一天吧!”
楚陽眼中突然冒起來一股璀璨的光芒,重重的道:“不會很久!一定會有那一天的,一定是我去找你,討一個公道!”
他的心中,竟莫名升起來一陣感激。
眼前的白影的真實修為到了什么地步,楚陽不清楚,就眼前的白影的實力已然遠遠超出楚陽的認知,唯一能確定的一件事就是:就算是雪淚寒,在這白影面前,也未必能是一合之將!
這還只白影顯示出來的實力,那白影真身的實力有到了什么地步呢?!
自己或者要萬年,數十萬年、數百萬年……才有可能達到那個地步吧……
但這個白影卻應承了要與自己一戰。
他并不認為自己永遠不能達到與其對等的高度。
這已經是一份莫大的尊重,難能的認可!
答應的時候,卻已經將自己視為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


楚陽冷笑:“哦?是么?”
凌暮陽凝目沉沉說道:“你我若是今rì一戰開啟,無論誰勝誰敗,都勢必引動九劫與凌家之間的大戰;最終結果或你徵信敗亡、或我凌家覆滅,又或者是兩敗俱傷。無論是那一種結局,都會令到人類對抗天魔的時候實力未戰已損。戰局必敗無疑。天下蒼生,皆會因此一戰,而盡陷魔掌!彼時魔主蒼生,眾生沉淪徵信!楚劍主,你仍確定你的堅持么?”
楚陽唇角露出一個冰冷到極點的笑意:“就算如你所說的這樣,但,那又如何?”
徵信 凌暮陽心頭竟也忍不住有些愕然。
實在是沒有想到,這一位九劫劍主,居然是如此的強硬!在面對自己。在面對天下蒼生這樣大是大非選擇的時候。居然始終寸步不退!
他的態度很明顯。
你要戰!那就戰!
光棍一點的說法就是:該死鳥朝天,誰怕誰?
眼下遇到這樣的一個滾刀肉。偏偏徵信這塊滾刀肉卻擁有左右今后大局的巨大能量,饒是凌暮陽萬年修養,卻也禁不住覺得大為頭痛。
他本是前來試探楚陽的脾氣,黃霞柳只是適逢其會的一個道具而已,但卻沒有想到,因為他心中的一個‘道具’,卻似乎要弄巧成拙了。
“九劫劍主,你到底想怎樣?!”凌暮陽沉聲問道。
“很簡單,只要你要對他道歉!”楚陽冷冷道:“犯了錯,就要承受后果。有些事,不肯妥協,就沒得商量!”
這一瞬,所有人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
楚陽居然讓堂堂凌家始祖給一個紈绔小子道歉!
凌暮陽險些被楚陽的要求氣得背過氣去。
居然要自己給黃霞流道歉?
“混賬,向他道歉?他算個什么東西?!他配么?他受得起嗎?”旁邊的一位凌家高手怒不可遏,終于忍不住開口出聲罵道。
楚陽的臉sè即時沉了下來,原本端坐著的身形突然一動,一道道殘影驟然拉了出來,凌暮陽眉頭一皺,并不動手制止,只是凝神關注著楚陽的動作。
“一點寒光萬丈芒!”楚陽一聲低喝,卻是以手作劍,萬點寒星揮灑而出,其他的六位凌家至尊頓時被阻格到了外面。
等他們急沖沖回來的時候,楚陽已經低沉的喝道:“屠盡天下又何妨!”
所有人的動作再度定住。

“咱們還是先去吃飯!”貓膩膩緊緊跟在楚陽身后,唯恐跟丟了。
肚子里真心已經徵信社是餓得要死了。
兩人隨便就近找了一個飯館,又是一輪的大吃大喝。
這一頓的暴飲暴食下來,兩人差點兒就撐死在當場,實在是因為之前餓的yīn影太深刻了。
楚陽吃飽喝足后,突然有一種要淚流滿面的感覺:哥現在也是有錢人了!
貓膩膩吃飽喝足后徵信社,同樣有一種要淚流滿面的感覺:咱的哥們是有錢人了!
……(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三十三章 東皇界大事!
“現在有錢了!接下來干啥?”貓膩膩抹徵信社著嘴,很是心滿意足的摸著滾圓的肚子問道。
“自然是先去還賬啊。”楚陽唉聲嘆氣:“然后辦證。”
“還賬?還啥帳?”
“就是先前沒付帳的那頓,不就徵信社欠那一筆帳嗎?!”
貓老師一蹦老高:“啥?你還要給他們飯錢?他們不是已經得到那把刀了么?他們可是發了大財,早已經遠遠的超過損失,怎么還要去還賬?你有錢沒處花了?”
楚陽淡淡道:“為什么不去還帳,咱們當時去的初衷只是吃飯,從來都沒有打算過不給錢啊,那把刀只是在我們不知情的情況下扔在哪里的,骨子里只是我們吃霸王餐的道具罷了。無論人家因何而獲利,但我們當時確實是吃了飯卻沒有給錢。這根本是兩碼事,如今既然有錢了,怎么可以不去還賬呢?”..
貓膩膩極度愕然,瞠目結舌,一時間完全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實在是想不到,眼前這位yīn險狡詐、詭計多端,滿肚子鬼心眼的人,骨子里居然會是一個這么有原則的人,一時間不由得肅然起敬。
“那天我看過了,那座金霞樓里面的伙計賬房,周身上下沒有半點修煉的痕跡,只是普通人。”楚陽有些喟然,道:“在這么管理嚴格的人類社會里,就算是我們修煉者都是生活艱難,更何況那些老老實實做生意的人?人家因刀得財是人家的運氣,但我們吃飯不給錢就是我們的不是!”
“你說得有道理,我支持你。”貓膩膩揮拳說道:“但我不去!你自己去吧。”
“你真的是天級高手?!”楚陽斜著眼看著貓膩膩,這跟自己心目之中的天級高手的樣子差得實在太遠了。
貓膩膩勃然大怒,渾身突兀地“騰”的一聲冒出一股凜然氣勢,整個紫霞城,在這一刻竟然成了貓膩膩的附庸一般全部消失不見。


楚樂兒小冇臉兒煞白,害著腰在一邊嘔吐。
始終還是個小姑娘,雖然天賦、心智遠超常人,但驟而看到這么多尸體,而徵信且還要由自己親自處理,還要處理那么多……楚樂兒早已經就是在強撐著了。
若是看不到徵信楚陽還強一些,但一看到自己的哥哥就在這里,頓時一股依靠感涌上心頭,再也壓不住心頭的煩惡感覺,即時嘔吐起來。
楚陽一邊體貼的給楚樂兒拍著背,一邊跟舞絕城說道:“但事情已經演徵信變到了這等地步,也只有順應其變。舞前輩能者多勞,多多有勞了。”
“九劫衛世,本就是義不容辭的事情,縱然已是昨rì黃花,我心依舊。”舞絕城慨然說道。
隨即憐惜的望著楚樂兒,舞絕城道:“這件事就由老夫自己獨力完成吧。下游,也已經有了夜家人在拿著化尸粉不斷處理尸徵信體,讓樂兒休息一會。她始終還是個小姑娘,就算沒她幫手,也不會耽擱太多的時間……”
“不!我要去!”楚樂兒倔強的道,雖然小姑娘此刻吐得身子發軟,全憑靠在楚陽身上才沒有坐在地上,但卻還是堅冇持要參加行動。
“前輩,我看就讓樂兒也去吧。”楚陽有些心痛,卻還是堅決的道:“都是江湖兒女……這些事,遲早都是要面對的,現在正值魔劫關口,任何一點的助力都是需要的,相信樂兒的助力絕對不容忽視的……,”
舞絕城嘆息一聲,作為「★萌萌桜★文字」楚樂兒的師傅,他又何嘗不知道自己徒弟的能力,但卻實在不忍心讓這個小丫頭過多的面對如此殘酷的事實。
“雖說法尊打定注意要清洗整個九重天,但他的初衷想來還不至于將整個九重天都毀掉,他如今之所以下令只殺人而不處理尸體,恐怕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利用這樣的手段,將我們的手腳拖住,現在看來,他的這招效果非常顯著。”
楚陽道:“因為這一招,我們卻非要按照他的意思來辦不可,若不然,瘟疫最遲三天,就會興起。瘟疫一旦出現,數rì內就有可能席卷整個大陸…”若然整個九重天都陷入在大規模的瘟疫籠罩之中,那才是真正的人類末rì……,那時候才是真正的一切都完了。”
“是的,正因為想到了這點,才格外的讓人憋氣!”舞絕城的眼中有怒火,有惋惜:“他之所以將尸體大部分都集中在這祖魂江里,恐怖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吧:這樣更便于我們收拾……這混蛋,還真是將一切都想到了,如斯心智,老夫自問就作不到,真他娘的不愧是當年的九劫智囊,老夫不得不給他一個‘服,字……”
兩人同時嘆息。


楊若蘭與楚飛凌夫妻聞言為之瞠目,這話說的,前一句還在天堂,無限暢想,貌似已經準備為兒子凱旋準備慶功宴,后一句直接就墮入地獄,還要是十八層地獄——世界末rì,徵信集體完蛋!
有心想要抓住這家伙聲討一番的時候,卻見人家孟超然已經輕飄飄、施施然、瀟瀟灑灑的走徵信了出去,儀態淡定無極……
“還是讓楚家也多少做一些準備吧。”楚飛凌打定了主意,立即也走了出去:“九劫劍主出身的家族,怎么能連一些姿態也不做呢?就算是杯水車薪,也要作一點態度出來!”
……
通往中都的某條大路上,徵信有兩個白衣如雪的人,安步當車,前行之速似緩實疾。
男的瀟灑英俊,女的美貌漂亮,正是威懾天下的月聆雪,風雨柔徵信
“此番出東南,戰天魔,可說是你我夫妻一生之中,最為兇險的一戰。柔兒,你可有做好了準備嗎?”
“那是自然。只是,妾身唯一遺憾的……就是沒有為夫君留下一子半女,若是有個萬一……縱然你我黃泉有伴,風家卻是香煙斷絕,委實對不住風家的列祖列宗了。”
“呵呵……傻話,你我夫妻同心共意,矢志滅絕魔患,無愧于天地良心,魔患不除,眾人豈有未來?還說什么子孫后代?”月聆雪淡淡微笑:“直面天魔,一戰可也!非魔滅,則人亡,不外如是!”、
“不錯!同心共意,直面天魔,一戰可也,不外如是!”
夫妻二人相對微笑,不約而同的再度加快了步伐,白衣凌風,疾速消失在古道前方……
……
此刻的中都城。
隨著九劫兄弟爆起大鬧,越來越顯激烈熱鬧;慢慢的,九大家族方面的人也開始參與近來,原本與九劫劍主乃是不共戴天死仇的這些個大家族,此刻卻是拼了命的幫助九劫制造聲勢。
只因人人都知道,即便九劫在將來滅了自己家族,主事者或者無能幸免,但底下人大多數都會無恙,尤其是無辜婦孺,九劫劍主絕不會濫殺。
反之,但是讓天魔劫世成功,那么,不管是無辜婦孺,還是江湖武者,又或者是尋常眾生,都沒有人能夠幸免于難!
整個中都,幾乎已經要翻過來了一般。
輿論的力量還真是無窮的,更是可怕,可驚可怖的!
若是一個人說法尊是天魔,只會被當做瘋子,也許才說出來就被人打死了;若是十個人說,同樣荒誕,同樣會被人打死,即便是百多人這樣,還是會被執法者羅織罪名滅口,但若是數千人,數萬人甚至數十萬人都這么說……那么聽到的人就算不信也會尋思尋思:為啥沒說別人就說法尊呢?
既然這么多人都這么說,肯定就有其理由,或者……
只要有了猜測,慢慢地就變成半信半疑了,至少不會全無懷疑。

“呃~這個……”楚陽頓時傻眼,咋說呢?!
“老娘本來就不好看!”呼延傲波哼了一聲轉頭。
楚陽大汗淋漓。
這句話太難解釋……
幸虧呼延傲波徵信社不在乎……
眾女出來之后,只用了一點點時間,就是各司其職。
鐵補天在這段時間里將姐妹們的脾性摸得清清楚楚,隨口一份指派,就是大家都皆大徵信社歡喜。
“妙齡姐姐,您最穩重,就受累當咱們這個家徵信社族的大管家吧,保證所有人都聽您的指揮。”
顧妙齡原本就是顧家的大管家,如今也算是官復原職。
“嗯,至于兩位嫂嫂……”對傲邪云的兩位夫人說道:“拜托您兩位負責內院了。所有女子仆役,婢女,全由你們挑選,然后上報給妙齡姐姐,妥善安排。”
“好。”
徵信社“丹鳳和傲波姐姐,你們兩個負責對外,包括安排采購的一系列事宜,傲波姐姐做主,丹鳳妹妹協助。”
“好。”
“沒問題。”
這兩人的搭檔也是相得益彰。
“謝家嫂嫂,請您就負責那些小孩兒如何?”
“甚好。”(未完待續。。)

第八部 第九十七章 幫手云集,班底初建
謝丹瓊的媳婦兒梅夫人溫柔婉約,似乎渾身上下都充滿了那種母性的溫暖,來做那些小孩子的大管家,正是最合適的人選。
眨眼間,鐵補天就全安排了出去。
隨即簡單介紹了一下九重天闕這里的環境,又叫過來幾個人當隨從,從楚陽這里拿了錢,眾女轟然而去,散去了紫霞城進行大采購去了。
“這……這樣行么?”楚陽有些猶豫,看著自己身邊轉眼間從鶯鶯燕燕就變得空空曠曠。
“相信我,放心吧。”鐵補天微微一笑:“你不是女人,你也根本不了解女人……這些東西,包括采購,價格,需用,等等……若是換成男人來干,從熟悉到入手,沒有半個月的時間都未必做得來,就算做得來,也未必得心應手,但換做女人干……半天都不需要,易如反掌。”
鐵補天笑了笑:“這本就是男人和女人的根本區別所在。”
楚陽愕然,這,他還真不知道。
見到楚陽怔怔然,鐵補天輕輕移動腳步到他身邊,問道:“那我呢?我干什么?”
楚陽咧咧嘴,笑道:“陛下,陛下的任務就是給微臣暖床,暖好床就行了,其他的就不用您費心了……”
鐵補天臉上頓時一陣紅暈,啐道:“沒個正經!”
眼波流轉,卻如春水一般橫了他一眼。


根本不用聽到他說什么,一些已經被謝丹瓊的‘美sè’迷得神徵信魂顛倒的女人們已經瘋狂呼應……
天大地大,帥哥最大!
如此帥哥,真真是養眼,又癢心啊……
一個個眼中冒徵信著紅心的花癡女爭先恐后的大叫著‘法尊是天魔,法尊就是天魔!’跟隨謝大帥哥的身后,神擋弒神,佛擋殺佛……
恐怕連神盤鬼算的莫天機也”傲世九重天”沒想到,謝丹瓊居然在這樣的場合中也能施展美男計……
雖然是無意識的,絕對被動的!
卻也是招蜂引蝶啊……
還真是妖孽啊!
難道帥哥真那么了不起?!
……
徵信 傲邪云與芮不通一龍一鳳,也是不甘寂寞,自然同樣掀起了滔天血浪。
徵信 一時間,龍吟鳳鳴,劍嘯刀吼,瓊花漫天綻放,狗大姨不絕于耳,嗷嗚嗷嗚嘹亮之極……
九劫出手,正式亮相九重天。只是第一次光明正大出動,整個中都。就被搞成了一團泥漿糊。
整個中都。完完全全的開始混亂了,而且還在不斷升級之中。
有關法尊乃是天魔的消息,經過這八個方面的聯手催動,開始無止境地擴散出去……
聽到的人憤怒者有之,懷疑者有之,竊喜者有之,戰斗者有之。找死者有之……
總而言之,人生百態,盡在此刻,展露無遺。
還有一些人,也不是九大家族的,也不是執法者的。根本不參與戰斗,也不憤怒也不懷疑,只是一個勁兒的幸災樂禍。
千萬不要懷疑,世間真的就有這樣一群人,只要有人倒霉,他們就開心,若那人是名人,他們會更加開心。若當事人能達到如法尊這樣的””地步。他們開心開到爆棚!
“媽的,你丫的不是挺威風的嗎?威風了足足一萬多年了。終于也被人搞一回……”
“哈哈……真是太爽了,趕快去看看事態如何發展了……”
“究竟怎么回事跟我有個鳥的關系?法尊?跟我有關?九劫?也不是我的親爹啊……愛咋地咋地……只是過癮哇……”
“實在忒過癮了……歷來只有執法者弄別人,還真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弄執法者,而且還是直接弄執法者的老大,實在是讓老夫心懷大暢……”
“什么?戰斗?為什么?我才不去呢。


夜醉心中暗喜,徵信你不進去?那最好了!說道:“是,多謝前輩指點!”
轉身就向里面走去。
黑霧彌漫之中,似乎那一股對自己形成絕大渴望的氣息,而且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夜醉幾乎都要忍不住拔足飛奔過去了。
身旁入影一晃,卻是法尊跟了上來,淡淡道:“此地邪氛大是異常,還是本座陪你一徵信道進去吧,免得發生什么意外,不及援手。”
夜醉頓時心中一涼。
若是法尊這個第一執法者就在自己身邊跟著,自己怎么可能去收取夭徵信魔之氣?稍有異動,只怕就要當場被擊斃了?
但此時此刻,怎么可能說出拒絕的話來?連遲疑都不能有,些須的遲疑都可能遭到殺身之禍。
夜醉這一刻,心中苦澀徵信得到了極點。
他媽的,你剛才不是說不進去么?怎么說話跟放屁一樣?
他卻是不知道,法尊體內的夭魔之氣比夜醉還要強得多,眼下里面的夭魔之氣突然增強了誘惑,法尊受到的吸引力,自然也是數以十倍百倍程度的增加,就連法尊這等修為,在面對這樣誘惑的時候,競也是完全無法遏制心頭的那份渴望!
以他眼力,早已窺破夜醉也身負夭魔之氣,他之初衷本意,卻是打算先讓夜醉進去查看一下情況,自己伺機而動。萬一有風險,也好早做打算;但卻發現那股吸引力在這一刻憑空提升了數百倍,惟恐便宜了夜醉,便再也忍受不住,飄身而進。
在法尊與夜醉進入密林的時候,楚陽等入才剛剛出西北,到了那小鎮上。
雙方的時間,大抵是岔開了十夭上下!
相信法尊和夜醉無論如何也是想不到的,自己兩入進入的這個密林,正是楚陽快馬加鞭想要趕來的地方。
這片樹林可謂茂密到了極點。
法尊與夜醉兩入都沒有選擇從大路進去,而是選擇了一條遍地荊棘的路,一路需要不斷的劈砍前方擋住路的藤蔓。
黑霧就在前方,不即不離。

第八百六十五章 天魔現身
不斷地有毒蛇從草叢中蜿蜒游出來,無數的野獸也一波一波的從里面沖出來,向著外面瘋狂的逃走。見到擋住路的法尊和夜醉,直接開始瘋狂攻擊。
那些夭魔之氣,對于法尊兩入來說,固然是夢寐以求,但,對于這些毒蛇走獸來說,卻是足以致命的毒素!
前后不過深入密林三百里的路途,兩入卻已經是斬殺了不知道多少從身邊咆哮而過的野獸。

“來人啊!”城主大人幾乎是用吃奶的力氣大喝一聲徵信社
這一聲突如其來的吼聲只震得整個城主府都搖晃了起來。
首當其沖的楚陽只感覺頭腦中嗡的一聲……險些暈眩過去。
這家伙,絕對是故意的!
徵信社你還敢吼我了?好大的狗膽!
看我以后不將藥給他弄的更苦更難喝,讓你吼我?……
“大人!”侍衛聽見城主大人叫聲的急迫,屁滾尿流的趕來,看到滿屋子水漬,聞到一股怪異徵信社的氣味。不由得大為詫異。
“大人。出什么事了嗎?”
“什么出什么事了!”城主大人暴吼一聲:“去!向夫人將我的枕頭邊的那個盒子拿過來!速度!趕緊的!他媽的還不快去!”
很是急不可待的意思。
侍衛聞言那里還敢怠慢,撒腿就跑。
……
城主大人私家住宅。
侍衛氣喘吁吁跑了進來,徵信社阻攔他的幾個侍女被他急迫之下推到了一邊:“夫人,夫人……”
“什么事?”一個體態綽約的美婦皺眉看來。
“城主大人說要……要……要那個枕頭邊的盒子……”侍衛喘著氣。
“盒子?”美婦說話的語氣很有些幽怨的意味:“他還要那個盒子有什么用?拿去吧……”
侍衛接過來,拔腿就跑。
美婦看著侍衛的背影,兩眼之中滿是疑惑:“他都那樣了,怎么都不行的。還要這個做什么?難道是想要銷毀么?哎……”
長嘆一聲,感覺自己的青春就要這么荒廢了,美婦不由得心情郁悶,幽怨之極。
這也怪不得誰啊,都怪自己找了那么一個‘無能’的丈夫……
……
“大人,盒子拿回來了。您……”那侍衛連噓帶喘,好象連腿都差點跑斷了的樣子。
“拿過來!”文城主威嚴的道:“別裝了,你堂堂人級實力,走這么幾步路就累死了?滾!”
侍衛被揭穿作偽,頓時發窘的笑了笑,果然也不喘了,氣定神閑的走了出去。
楚陽看的眼珠子都幾乎瞪出來。
果然是……人才啊。
“兄弟,這里是我這些年來的珍藏。


夜沉沉苦笑一聲。
他知道凌暮陽為什么,但他此刻,實在是連提起那些事情的心思也沒有半點。
夜沉沉轉頭,看著一直沒有說話的第五輕柔,道:“第徵信五家主,你怎么說?”
眾人都轉過頭來。
對與第五輕柔坐在這里,所有人盡都有些不舒服、不自在。這萬多年來,原本只屬于九大家族的絕密高階會議,何曾增加一個外人?然而如今徵信,第五家族橫空而出,高調崛起,乘虛而入,妄登天階,縱然有了些須實力,卻又算得了什么?一介爆發戶而已!
又有什么資格坐在這里?與我等徵信齊平?!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嘔心瀝血,先決此戰
第五輕柔抬起頭,面上盡是淡淡的微笑,和聲道:“晚徵信輩今日前來,也就只有聆聽各位老前輩教誨的意思,然后,無論各位老前輩作出何種決定,晚輩也會遵行。哪里敢指手畫腳…
這句話說得實在很謙卑,可說是謙卑到了相當的程度,態度之恭順,讓人實在無法反感。
眾人臉色這才稍霽。
諸葛蒼穹哼了一聲,說道:“執法者一脈向來對第五家族秉持暗中扶持的態鬼…”聽說第五家主在西北的時候,身邊還有執法者方面提供的高手作為貼身保鏢……不知道,第五家主與執法者,到底是什么關系?第五家主是否可以在這里給大家解釋一二,以免他朝發生什么誤會就不好了!”
諸葛蒼穹對曾經是自己家族的奴才如今卻與自己這個主人平起平坐,心下實在鬧心,如今更是質問當面,只要第五輕柔一個回應不當,就要給他扣一個勾結執法者,甚至是勾結天魔的大帽子!
第五輕柔仍舊維持淡笑表情,道:“原因簡單得很,無非就是執法者想要扶持一個新的家族出來,…作為在九大家族之中楔下一個釘子”…這一點,相信各位老前輩早已看得清清楚楚,諸葛家主此刻動問,是要考較輕柔嗎?!”
諸葛蒼穹眼睛瞇了起來,意味深長的說道:“哦?”
第五輕柔臉色一整,嚴肅地說道:“法尊和執法者方面,對第五世家的今日,委實有著天高地厚的恩情對于這一點,輕柔不曾否認更不敢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