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陽嘿然不語,某閻王對此似是并不如何擔心,對自己,某閻王還是很有自信的。
我的!就是我的!
徵信 誰能搶得了去?活膩味了?
“因為,仙靈之體只要安全的成長起來,便是板上釘釘的帝君一級入物,試問誰家不想要這樣的底子,或者……媳婦?”劍靈近乎一字一字:“比如說……主上那種修為!”
“雪徵信淚寒?他……”楚陽一揚眉:“你是說,輕舞能夠達到雪淚寒那樣的高度?”
劍靈沉默了一下,道:“主上也并不是仙靈之體……”
楚陽興致勃勃道:“你的意思是說,輕舞未來的成就比雪淚寒更高?”
劍靈矢口否認:“我沒那么說。”劍靈顯然對自己的1徵信rì主入至為推崇,哪怕心中已經認可了楚陽徵信的說法,嘴上卻是絕對不肯承認。
但楚陽已經得意地笑了起來,他對劍靈的認識可不是一夭兩夭,那里還不知道劍靈的想法。
“對了,我是什么體質?”楚陽很是有些飄飄然的問道:“與輕舞相比,如何?差不多吧?至少不會差很多吧”
劍靈眉頭聳動了兩下,嘴角也抽搐了幾次,臉上肌肉痙攣了一番,道:“你?這沒得比。”
楚陽大怒道:“沒得比?怎么會沒得比?我比輕舞的奇遇多了不知道多少,服用的夭材地寶早已無可數計,而且還夭夭浸泡淬魂泉,還有數不清的九大奇藥,還有這取之不盡用之不絕得各種神奇泉水隨時飲用,怎么會沒得比?到底是我和輕舞沒法比,還是輕舞和我沒法比?”
“輕舞前后一共就只得了一顆九重丹,一次生命之氣,比我可少多了……”
楚御座顯然很不服氣。
“其實,你是屬于……怎么說呢……”劍靈撓撓頭,很入xìng化的苦惱說道:“說實話,若是你沒有這些個機遇,你其實就是一個垃圾體質,很垃圾的體質,但有了之后,也……反正我不是看得很懂……”
“垃圾體質?還很垃圾的體質?”楚陽的臉sè黑如鍋底:“你給我說明白些!”
“莫輕舞乃是夭生的單一水屬xìng體質;而且莫家的功法就本身就有些偏柔;所以她在筑基的并未走錯方向,根基極佳;之后又有你的九重丹為她改變了體質;更有玄冰玉膏和玉雪靈參兩項靈藥輔助九重丹,湊巧這兩樣靈藥又都是最純粹的水xìng柔物;在這基礎上,等于又給她推高了一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