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樂兒小冇臉兒煞白,害著腰在一邊嘔吐。
始終還是個小姑娘,雖然天賦、心智遠超常人,但驟而看到這么多尸體,而徵信且還要由自己親自處理,還要處理那么多……楚樂兒早已經就是在強撐著了。
若是看不到徵信楚陽還強一些,但一看到自己的哥哥就在這里,頓時一股依靠感涌上心頭,再也壓不住心頭的煩惡感覺,即時嘔吐起來。
楚陽一邊體貼的給楚樂兒拍著背,一邊跟舞絕城說道:“但事情已經演徵信變到了這等地步,也只有順應其變。舞前輩能者多勞,多多有勞了。”
“九劫衛世,本就是義不容辭的事情,縱然已是昨rì黃花,我心依舊。”舞絕城慨然說道。
隨即憐惜的望著楚樂兒,舞絕城道:“這件事就由老夫自己獨力完成吧。下游,也已經有了夜家人在拿著化尸粉不斷處理尸徵信體,讓樂兒休息一會。她始終還是個小姑娘,就算沒她幫手,也不會耽擱太多的時間……”
“不!我要去!”楚樂兒倔強的道,雖然小姑娘此刻吐得身子發軟,全憑靠在楚陽身上才沒有坐在地上,但卻還是堅冇持要參加行動。
“前輩,我看就讓樂兒也去吧。”楚陽有些心痛,卻還是堅決的道:“都是江湖兒女……這些事,遲早都是要面對的,現在正值魔劫關口,任何一點的助力都是需要的,相信樂兒的助力絕對不容忽視的……,”
舞絕城嘆息一聲,作為「★萌萌桜★文字」楚樂兒的師傅,他又何嘗不知道自己徒弟的能力,但卻實在不忍心讓這個小丫頭過多的面對如此殘酷的事實。
“雖說法尊打定注意要清洗整個九重天,但他的初衷想來還不至于將整個九重天都毀掉,他如今之所以下令只殺人而不處理尸體,恐怕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利用這樣的手段,將我們的手腳拖住,現在看來,他的這招效果非常顯著。”
楚陽道:“因為這一招,我們卻非要按照他的意思來辦不可,若不然,瘟疫最遲三天,就會興起。瘟疫一旦出現,數rì內就有可能席卷整個大陸…”若然整個九重天都陷入在大規模的瘟疫籠罩之中,那才是真正的人類末rì……,那時候才是真正的一切都完了。”
“是的,正因為想到了這點,才格外的讓人憋氣!”舞絕城的眼中有怒火,有惋惜:“他之所以將尸體大部分都集中在這祖魂江里,恐怖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吧:這樣更便于我們收拾……這混蛋,還真是將一切都想到了,如斯心智,老夫自問就作不到,真他娘的不愧是當年的九劫智囊,老夫不得不給他一個‘服,字……”
兩人同時嘆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