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若蘭與楚飛凌夫妻聞言為之瞠目,這話說的,前一句還在天堂,無限暢想,貌似已經準備為兒子凱旋準備慶功宴,后一句直接就墮入地獄,還要是十八層地獄——世界末rì,徵信集體完蛋!
有心想要抓住這家伙聲討一番的時候,卻見人家孟超然已經輕飄飄、施施然、瀟瀟灑灑的走徵信了出去,儀態淡定無極……
“還是讓楚家也多少做一些準備吧。”楚飛凌打定了主意,立即也走了出去:“九劫劍主出身的家族,怎么能連一些姿態也不做呢?就算是杯水車薪,也要作一點態度出來!”
……
通往中都的某條大路上,徵信有兩個白衣如雪的人,安步當車,前行之速似緩實疾。
男的瀟灑英俊,女的美貌漂亮,正是威懾天下的月聆雪,風雨柔徵信
“此番出東南,戰天魔,可說是你我夫妻一生之中,最為兇險的一戰。柔兒,你可有做好了準備嗎?”
“那是自然。只是,妾身唯一遺憾的……就是沒有為夫君留下一子半女,若是有個萬一……縱然你我黃泉有伴,風家卻是香煙斷絕,委實對不住風家的列祖列宗了。”
“呵呵……傻話,你我夫妻同心共意,矢志滅絕魔患,無愧于天地良心,魔患不除,眾人豈有未來?還說什么子孫后代?”月聆雪淡淡微笑:“直面天魔,一戰可也!非魔滅,則人亡,不外如是!”、
“不錯!同心共意,直面天魔,一戰可也,不外如是!”
夫妻二人相對微笑,不約而同的再度加快了步伐,白衣凌風,疾速消失在古道前方……
……
此刻的中都城。
隨著九劫兄弟爆起大鬧,越來越顯激烈熱鬧;慢慢的,九大家族方面的人也開始參與近來,原本與九劫劍主乃是不共戴天死仇的這些個大家族,此刻卻是拼了命的幫助九劫制造聲勢。
只因人人都知道,即便九劫在將來滅了自己家族,主事者或者無能幸免,但底下人大多數都會無恙,尤其是無辜婦孺,九劫劍主絕不會濫殺。
反之,但是讓天魔劫世成功,那么,不管是無辜婦孺,還是江湖武者,又或者是尋常眾生,都沒有人能夠幸免于難!
整個中都,幾乎已經要翻過來了一般。
輿論的力量還真是無窮的,更是可怕,可驚可怖的!
若是一個人說法尊是天魔,只會被當做瘋子,也許才說出來就被人打死了;若是十個人說,同樣荒誕,同樣會被人打死,即便是百多人這樣,還是會被執法者羅織罪名滅口,但若是數千人,數萬人甚至數十萬人都這么說……那么聽到的人就算不信也會尋思尋思:為啥沒說別人就說法尊呢?
既然這么多人都這么說,肯定就有其理由,或者……
只要有了猜測,慢慢地就變成半信半疑了,至少不會全無懷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