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么了個喵的!”貓膩膩無限懊喪:“老子又被他耍了!……”
……
楚陽推門進屋。
一個小小的身影閃電般沖進了他懷里,別看楚陽修為精進許多。對這一撲仍然沒有徵信社反應過來。
虎哥回來了。
“您剛才干嘛去了?”楚陽一把抓住這小東西,嚴厲的審問。
如此無組織無紀律性,徵信社不教訓怎么行?
“我……我剛才出去了。”虎哥眼睛貌似有些躲躲閃閃的回避著楚陽的目光,終于,在楚陽嚴厲的目光下,突然一下子理直氣壯起來,大聲道:“你啥意思?你還管到我頭上了?虎哥我偷盜去了!搶劫去了!你待咋地吧?”
“偷盜去了?搶劫去了?”楚陽徵信社一下子目瞪口呆。
徵信社 怎么突然間……冒出來一個這個?
“我剛才在你殺了那倆人之后,對那位什么狗屁的將軍說了幾句話之后,本虎哥感到極為憤的憤慨!”虎哥昂著頭,理直氣壯:“明明是你辛辛苦苦的殺人,憑啥啥啥都便宜了別人了?這怎么能行!不行,絕對不行!那是我們的!”
“噶?”楚陽石化中。
“所以本大爺不舒服,很不舒服!”虎哥上躥下跳:“那可是好多錢啊!好多好東西啊……就算沒有好多錢,也沒有好多好東西,咱們也不能就這么便宜了人家啊……你說對不對?是不是這個道理!?”
楚陽石化一般地看著激動中地虎哥,眼神幾乎失去了焦距。
“所以我一氣之下,就去了那個什么李家!”虎哥很驕傲的仰著頭,小小的身軀在床上來回走了兩圈,徜徉了一番。
“您……您去干啥了?”楚陽覺得自己的喉嚨有些發干。
“我還能去干啥?凈問一些白癡的問題!”虎哥翻了個白眼,道:“本大爺自然是去接收咱們的戰斗成果了,咱們是絕對不能白白為別人出力滴!咱們絕對不能辛辛苦苦干活卻最終便宜別人!”
“所以……我去偷!我去搶!把咱們的東西拿回來!”虎哥趾高氣揚:“咋地啊!?”
楚陽一把捂住了臉:“好吧,您去偷,你去搶了,就您這點點,讓您死勁搶……您能搶多少回來呢?”
虎哥憤怒了:“好啊,你小子敢看不起虎哥我?”隨即突然轉嗔為喜:“不過,這個什么李家的好東西還著實不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