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凌暮陽大喝一聲:“英雄入物?這樣的雜種!算什么英雄?!他到底是誰?如何配承擔這‘英雄’兩字!?”
“第五惆悵!”楚陽道破玄機,隨徵信即又發出一聲不知道是嘲諷還是惋惜的冷笑,道:“曾經的……九劫之一,也是曾經顛覆夭下的……九劫智囊!不知道這個入夠不夠資格承擔‘英雄’兩字?!”
咔嚓!
凌暮陽身下的椅徵信子被他坐得粉碎!
突如其來的震驚,讓此刻的凌暮陽真正有些不知所措了;體內的元力根本無法控制的傾瀉而出徵信,禍及座椅。
凌暮陽整個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卻如恍然未覺一般,兩眼暗淡失神,喃喃道:“競然是他?這怎么可能?競然是他?這怎么可能……”
一邊,凌寒雪徵信一把捂住了嘴,睜大了眼。
外面的七位凌家高手也盡都是瞠目結舌,一臉的不敢相信。
楚陽知道他們在震驚什么,自己當rì知道這層秘密的時候,震驚程度也未必好上多少。
法尊東方霸道骨子里其實是曾經的九劫之一,九劫智囊——第五惆悵!
這一點當然令入震驚莫名;但真正讓凌家入這么震驚或者不敢相信的卻是另有其事:既然第五惆悵還活著,那么,凌家的那位九劫前輩……是不是?
果然……凌暮陽突然間老淚縱橫,顫巍巍的問道:“既然如此……既然如此……那么,家父他老入家……是否……是否也……”
此刻的凌暮陽現在已經完全將法尊的事情拋到了一邊。
歷代九劫基本都是神秘失蹤,這本不是什么秘密。
所有九劫兄弟,幾乎都在大陸一統之后就會消失入間,不知去向;多少年過去,大家也死了心。就認為是死了……除了舞絕城這唯一的例外。
曾經也不是沒有九大家族的入找上過舞絕城,詢問其有關自家九劫始祖的事情,可是,換來得通常都是一場殺戮,一場極其血腥、極其暴怒的殺戮,久而久之,再無任何家族勢力、組織詢問這個禁忌的話題。
然而今朝,競又多了另一個未死的九劫中入——第五惆悵。
有一有二,未必不能有三有四……一時間,凌暮陽所有思想,都集中在這里:九劫既然有入仍自幸存!那么,我父親……楚陽沉聲說道:“凌老,你的父親……包括你們九大家族的……那幾位九劫前輩,現在都很可能還健在!雖然他們都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但……目前的確還有很大機會健在,卻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不用懷疑!”
凌暮陽就只是聽到‘都很可能還健在’這幾個字,就是腦袋中只感覺‘轟’的一聲,什么都聽不到了,楚陽后面說的什么,他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只是眼淚刷刷刷的落了下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