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
“若有一rì,我蕭晨雨窮途末路,可還有人會如此陪我?我注定是要遺憾的,因為我最后的兄弟竟是被我親手殺死的!”
思量之間,蕭晨雨驚覺自己竟是無限悲涼,對于已經死去的那兩個人,竟感到了無限的羨慕。
因為這樣的兄弟,自己沒有徵信,最后的那個,也被自己殺死了!
或者應該說,那場燒烤醉酒之rì,酒樽碎裂之時,那個兄弟就已經不在!
白sè火焰漸漸燃冇燒殆盡,最終消失得了無痕跡。
蕭晨雨肅容站立,良久不動,突然深深地躬下冇身子,深深鞠躬,低聲道:“厲chūn波,我的徵信確不配做你的兄弟!我真的很羨慕你,至死都有兄弟相伴!”
突然一個踉蹌,“哇”的一聲,接連的噴出來幾口鮮血,臉sè慘白若死。
以蕭晨雨的徵信修為、目前的狀態而論,除了功力消耗許多之外,幾近全無傷損,這一口卻是傷心之血,心傷之血,滿腔悔恨,盡在這一口心血之中。
厲chūn波未死之前,蕭晨雨始終覺的,自己就算真的殺死他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此刻,當厲chūn波真的永遠消失在這個世上的時候,蕭晨雨卻突然間感覺到心中莫名空寂寂的,沒抓沒撈,似乎天地也在這一刻靜寂無聲。
一時間,心如刀絞一般的難受。
他疲倦的閉上眼睛,微微喘氣。心頭卻突兀地浮現出一幕幕往昔情景……
猶記得,萬年之前,眾家兄弟們初次見面,那時的兄弟,全無利益牽絆,猶記得,那個十來歲的小孩子,故作成熟的站在自己面前:“我就是厲chūn波。你是蕭二哥嗎?”
“蕭二哥,我和葉秋葉打架了,我好痛,你幫我出頭……”
“蕭二哥你好厲害!你要是我親哥該有多好!”
“蕭二哥,咱倆永遠是好兄弟!”
似乎瞬間長大了,那個白袍青年親切的看著自己:“蕭二哥,我這里有好酒,兄弟敬你。”
似乎在某一次兩家爭奪某利益的時候,那時的厲chūn波已經是白衣中年人,當著兩家人,輕描淡寫的說:“是蕭二哥想要的東西,我們厲家放棄!”
如此決斷。
如此的毫不猶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