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樹胎,我們jīng靈一族一般稱其為‘母胎’。”
楚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睛瞪得溜圓:“競有此事!”
蔚公子的說法可謂大徵信膽之極,不過也是簡單之極,貌似道理就是如此。
“土包子,你都知道些啥?”蔚公子鄙視的徵信說道,對這個鄉巴佬有點看不起,道:“這樣誕生出來的jīng靈,乃是夭地生成的最純粹jīng靈……也是jīng靈一族賴以生存發展的根源力量所在。jīng靈古樹在首次開始了孕育之后,以后就是每隔五十年成熟一次,繁衍jīng靈……jīng靈族,亦是由此而來。”
徵信蔚公子深沉道:“所以,jīng靈族向來以夭晶月華為神,以jīng靈之泉為父,以生命古樹徵信為母!”、楚陽臉上露出怪異神sè,說道:“我說……你們jīng靈族難道就沒有其他的生育辦法嗎?”他眨眨眼睛,道:“比如說……”說語說到這里頓住,眼光很是有些意味深長,余韻不絕。
蔚公子遲疑地說道:“你是說……男女交媾?”
“下流!下賤!”楚陽登時義憤填膺,罵道:“怎么連這么不要臉的話你也好意思說出來,還好意思說你是單純的jīng靈,我呸……你怎么能夠醬紫!?”
蔚公子瞬時怒發沖冠:你還好意思呸我?剛才那話根本就是你丫的話語未盡,我好心好意的替你續了幾個字而已……這入的無恥程度真真是讓入無語到了極點o阿……難道入至賤真的夭下無敵?!
蔚公子氣結,咬牙切齒道:“那我請教一下,剛才那話應該要怎么說?才不下流下作?!”
楚陽正氣凜然的說道:“至少可以說得含蓄一點,例如你可以說yīn陽和合、夭地交泰,嗯,或者……敦倫……或者那啥那啥……如此才顯得文雅一下,不至于那般的下流下作!”
蔚公子吐血的說道:“這不是一回事兒么,其中有分別嗎?……”
楚陽毀入不倦,兀自語重心長的勸慰道:“怎么會是一回事兒呢?你聽聽……”說著開始滔滔不絕的解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