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注定不能一直看著他們。所以,在他們沖上九重天闕之前,我就要開始閉關。”
雪淚寒瞇著眼睛,沉沉道:“自我閉徵信關開始,一切事宜都由你來調度。九重天闕的道路,暫時就讓他們自己去闖蕩闖蕩吧……你們,徵信不要干涉他們的任何事情,你只要保持大局的穩定就好。”
“是,老朽明白了。”那老者恭恭敬敬的回答。
“只要在與其他幾位君主若是起了沖突……你才能介入。否則,就任由他們怎么做了。”雪淚寒再次說了一句。
“是。”老者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異色,這幾個小家伙,有資格與其他幾位君主起沖突?
那可是與主上分庭抗禮的絕世霸主啊!
徵信過……看來主上對這幾個人還真是煞費苦心啊,不惜動用如此之多的人力、物力,甚至許多人情,人力物力還不算什么,人情債才是最難償還的債務。
然而雪淚寒下一句話才真正讓他大吃一驚:“我若徵信是不閉關,恐怕會忍不住親身參與進去……只是那樣對他們的成長影響就太大了,于未來大局沒有絲毫益處……”
山羊胡子老者瞪大了眼睛,幾乎說不出話了。
心中無限的在猜測一個可能:這個楚陽……該不會是主上的私生子吧?
難道主上曾經在這里一夜風流……這個那個……這么想著,忍不住眼神就有些怪異起來。
“你在想什么呢!如此出神?”對于老頭的曖昧眼神,雪淚寒頓時一怒。
“呃,呃……”老頭尷尬的轉過頭,心道,這次可真是失禮,老夫貌似數十萬年也沒如此的出丑過了。
“不要忽視他們任何一點細節,尤其要注意他們的戰斗過程。”雪淚寒道:“你可以仔細認真看看,或者會大吃一驚也說不定。”
雪淚寒的口氣里面,竟似有著莫大的信心。
老頭隱秘的咧咧嘴,心道:能有什么好注意,對付那么一只半死天魔,老夫吹口氣也吹死了,居然還要全神貫注的觀察,護犢子也沒您這么護的吧,老夫堂堂……
下級位面的物事能發生什么出乎預料之外的變故?還大吃一驚?
……
密林深處,傷勢略有好轉的天魔怪人正在引動一團比最濃重墨色還要漆黑的黑氣上下翻滾,凝練自身魔功,希圖盡快恢復。
在他身前,多了一個地洞,地洞里面,法尊靜靜地躺著;另一團同樣漆黑的黑氣繚繞在他身上,越轉越急,隱隱發出咻咻作響,連綿不絕。
這空口顯然已經去到了緊要關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