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人生太順利了?!”夜沉沉與石咆哮聞言俱都徵信是渾身一震。
“我們一起經過的事情實在太少了。而且目標各自不同、心中總有自我的盤算,所以即便有父輩余蔭,曾經一道,卻也依然不能渾然一心。”
“不過,我們也算是能夠了解徵信那些情感,所以我們最終還能醒悟……已經很不錯了,雖然領悟得遲了一些。”諸葛蒼穹說道:“悟了就是悟了,一朝悟一朝得。咱們雖然不如父輩們那樣英烈,但總比一些渾渾噩噩徵信一生的人要強得多。”
石咆哮大笑:“不錯,有些人一生到死都不知道所謂‘情義’二字;滿眼只有利益。甚至有人在講一些重情重義的故事的時候,這些人還會紅口白牙的反駁:世間那里會真有這種兄弟情義?這種人比我們更加可憐、更加可笑吧……”
“無知不是罪過,但信口雌黃抹黑美好卻是天下第一等可徵信惡!”夜沉沉忍不住也是輕笑:“不過那些人,與我們差不多的可惡。都是因為沒有經歷過;而他們乃是因為沒有機會。也沒有這份能力,相比較來說,我們比他們更加可惡。因為我們還有父輩們在前啊……”
三人都是苦澀的一笑,生死之前,三兄弟談談說說,竟然有些渾然忘我的味道,全無即將踏上黃泉路的凄涼感覺。
……
城外,法尊的大軍在經過連場大戰之下大有折損,至少縮水了三分之一也還不止。
連番的死戰。雙方基本上都是在以命搏命;九大家族聯軍固然全軍覆沒,但執法者方面的損失,也是慘烈到了極點,實在談不上一個贏字,連說占到上風都很勉強。
那場百年罕見的大雨雖然逐漸的減小了,但卻還在持續的傾泄著。
戰場上,已經又一次被執法者疏理得干干凈凈。除了一團濃郁到了極點的血腥氣之外,就像從來沒有發生過戰斗一般。
又是一大批的火油被澆在尸體堆上,火焰再度在雨幕中沖起數十丈高。喧囂的熱浪沖起漫天的黑灰。再度被雨水打濕,散落在方圓千里每一處地面之上……
城外執法者大軍的情緒都有些低迷。之前曾經遮天蓋地的飛揚旗幟,此刻被雨水淋濕了,就像是一條條死魚一般,軟噠噠的垂在旗桿上,再無半點生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