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陳劍龍等人狐疑的看著蘭墨封,這小子是沒長腦子。還是腦子里長了酶?
“告辭!”蘭墨封等一干人轉身而徵信去。
第五輕柔卻自越眾而出,神態很有些蕭索,又有些無奈的意外,輕笑一聲,道:“輕柔說是個總指揮,不過乘諸位前輩不棄,掛個名而已,今rì戰局已了,再無大戰,正好與諸位告辭,諸位莫要見怪。”
眾人也盡都想不到第五輕柔在大功告成之余居然徵信立即就要抽身而退,一時間竟然意外得說不出話來。
第五輕柔可與式微的蘭家不同,說句不客氣的話,在各徵信大家族眼中,他的謀算作用絕對要更在如今的蘭家之上,甚至各大世家早已有默契,這次收取厲家利益,可以不給或者少給蘭家,卻是要分配給第五輕柔一份的實實在在利益。
但他居然也不要了?
“大家相識一場,臨行前,輕柔給諸位一個忠告。”第五輕柔神sè復雜的變幻了一下,沉聲道:“凡事,莫徵信要太……莫要太過;得意之時需謹慎,進步之前有鋼刀……”
眾人鴉雀無聲。
“受恩深處宜先退,得意濃時便可休!”
第五輕柔松了口氣,微笑道:“告辭!”
“總指揮一路順風,后會有期!”陳劍龍等人也是松了口氣。
若是第五輕柔還在,給他的那份利益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分了,給多了眾人自然不高興,給少了,就要換第五輕柔不開心,若是被這樣的智者記恨,絕對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這么走了,也好。反正也用不到他了,至少眼前是用不到他了。
第五輕柔揮揮手,走到蕭晨雨雪橇前親口告辭,然后衣袂飄飄的站在荒原矗立了一會,終于一聲長嘆,上了另外一架雪橇屋,近乎全無聲息的離去了。
各大家族之中有人的神sè掙扎起來。
良久,竟然有七八十人越眾而出,道:“第五總指揮對我等有大恩,如今他遠行回南,兄弟曾受總指揮救命之恩,不得不去相送,這里利益終屬身外之物,吾等就不取了;諸位,我們來rì再見。”
拱拱手,一干人緊追而去。
又有一些人站出來,拱手告辭。
如此接二連三的走人,竟然在瞬間的功夫,少了不下于兩百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