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 “哦,原來如此……”夜醉點點頭,突然喝問道:“你居然能知道我心中在想什么?好膽!”
他現在的心態已是唯我獨尊,說話間,自然而然的居高臨下,這一刻,就如同呵斥仆役一般,似乎“再惹我不高興,我就弄死你!,這樣的滋味,悠然而出。
怪人張張嘴徵信,皺皺眉,一臉黑線,有心發作,卻又無處發力,郁悶啊!
他**的,這魂淡怎地入戲這么快,居然已經完全代入了……
怪人撇撇嘴,暗氣暗憋,不吭聲了,莫壞了大計才是正經,等本座完全收服你丫的……
等了一會全沒人應答,夜醉只道對方已經被自己的神威所懾,嚇住了、甚至嚇死了,滿意的哼了一聲,教訓道徵信:“草你奶奶滴,以后乖一些!別惹老子生氣!要不老子弄死你丫的!”
那怪人這一口怨氣幾乎全憋在了胸膛里,差點兒就真正氣死了過徵信去……好你個小兔崽子,你可真敢啊,老子讓你爽了美了樂了陶醉了舒服了興奮了,你敢這么對待你老子我……現在老子不稀得和你一般見識,等你魔性徹底激發了,就等著給我做奴隸吧!
看老子使喚不死你!
四種了,快了快了……
夜醉心愿再償,愈發得意,再想了想,心道光有這些還不圓滿,順手又加上了“高堂雙親,家族盛大,;但,“血脈兄弟,卻沒選;那些個混賬玩意,哪一個配做我血脈兄弟?!老子都長生不老了,還要手足兄弟做什么?
這些又有了,自己光是唯我獨尊不行,還得有絕對的力量,霸絕乾坤的力量;于是再選了“天下無敵,;一下子成了一位寂寞高手,還是高處不勝寒的那種。
不過總是自己一個人打拼也不好,多麻煩,還累得慌,干脆再來一些對咱忠心耿耿的打手啊,夜醉嘿嘿一笑,伸手指去點“生死弟兄”;但一點之下,手指卻劃開了。
“嗯?怎么回事?!”夜醉威嚴問道。
“生死弟兄的定義是彼此付出,生死與共,榮辱相關,并不是打手!”那怪人很謙虛很謹慎的解釋:“您的定位錯了……”
“哦,是這樣啊……”夜醉想了想,道:“那我不要打手了,要生死弟兄。”
這一次,很順利的點中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