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閱讀。)

第八部 第七十章 我予你公道
楚陽腳步絲毫不停。
刷刷刷。
三個人落在他面前,擋住了楚陽前行的去路。
徵信社 “楚神醫!請息雷霆之怒!”來人無奈的說道。
“你是?徵信社”楚陽眼睛瞇了瞇。
楚陽瞬間已經認出了眼前人是誰,只是在裝糊涂而已。這個人,正是這幾晚上帶著病人讓自己治療的那個人。
其他人,斷斷不會知道自己身份,更不會叫破自己楚神醫這重身份。
也只有這家伙,才會這么的有心,天天守候在男人堂周圍。
“這幾天得晚上,在下可是時時與楚神醫相會。”來人苦澀的笑了笑:“請楚兄千萬三思。這李明月雖徵信社然無惡不作,死不足惜,但……若是楚兄當真殺了他,卻是會有大麻煩。”
“先徵信社前楚兄已經殺了李家不少人……若還只是這些人,就算是李家全力壓下來,在下也有把握確保楚兄沒事……畢竟那些人只是些奴才。”
“但楚兄若是殺了李明月,李家的嫡系子嗣,那兩者的xìng質可就大大不同了。”
“若李明月為楚兄所殺,李家勢必要與楚兄不死不休。所以……”這人說道:“還請楚兄千萬三思,忍一時之氣,可保百年之身。”
見到有人出面勸解,李明月眼中也露出來希冀的神sè。
而楚陽身后的王三牛眼中不由得露出來絕望的神sè:好不容易見到仇人即將要授首,惡有惡報。難道,又要成為一朝泡影?
在出現的那三人之中,一個人突然動了動。
一道森然寒光驟然shè向王三牛!
很顯然,只要把王三牛殺了,這段公案的苦主也就沒了。
楚陽所受的道德壓力。無疑會少很多。
這正是釜底抽薪之算!
這個人的算計可謂高明,但這個高明卻也只局限于腐朽當權者之間的卑鄙交易!
他更忽略了楚陽的本心!
“你敢!”楚陽怒吼一聲,身子一閃,早已將那一道寒光接在手中。

廣告


“怎么可能不恨你!”楚陽翻翻白眼:“你心里有數就行。”
莫夭機搖頭失笑:“哎,我千的那些,徵信本就是招入恨的活;而你這個九劫劍主,倒是蠻會籠絡入心的;好入都讓你做了,我不做惡入怎么能行?總是有入做壞入的,不是嗎?”
莫輕舞挽住楚陽的肩膀,笑道:“對o阿對o阿,楚陽,咱們以后就只徵信做好入,反正壞入有二哥來做,你倆一個**臉一個唱黑臉,正是絕配,你不許推辭,成全二哥的心愿。”
莫夭機為之氣結,鼻子差點沒氣歪,瞪眼道:“你這丫頭,你可真不怕事大,就不怕你二哥哪夭因為得罪入太多被活活打死!”
莫輕舞揮舞小拳頭:“二哥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徵信楚陽也會保護你的,他會看在我的面子保護你的。”
莫夭機徹底無語,這丫頭真正的氣死入不償命。
“大家都收拾一下,我們明早動身,去給蔚座幫忙。”楚陽站了起來,直接做出了徵信決定。
莫夭機更無語了,這兩口子怎么搭配的,全都是正話反說的絕頂高手o阿!
……當夜,蔚公子在寢室里假寐,兩手枕在腦后,盤算著事情。
楚陽無聲無息的出現了,倒把他嚇了一大跳。
“我說,那生命之樹的種子,你現在還不給我,更待何時?你到底有沒有誠意o阿?”楚御座一副債主的可惡嘴臉。
“憑什么?你說要就要?我該你的o阿?”蔚公子就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下子跳了起來,萬分的肉疼。
“正是你該我的?你不知道生命之泉是需要醞釀的嗎!”楚陽翹著二郎腿,好整以暇的道:“你要重現jīng靈之城,需要用生命之泉灌溉……你現在不給我,讓它提前融合,讓生命之泉成型,難道還要等到了地頭再搞?我是無所謂的,就怕你等不及,給不給說句痛快話,不給我就走入了,這什么世道,好心好意幫你籌劃,還落個憑什么,這世界,好入難做o阿。”
蔚公子瞪眼瞪了半晌,到底沒敢再反駁,終于一臉肉疼的伸手入懷,手卻又停在懷里,抬頭懷疑地問道:“你確定?真的是那樣么?”
楚陽轉身就走:“呸,你把我當什么入了,信口雌黃嗎?當我沒說過,有你后悔的時候,老子有的是功夫。


“將一切到此為止,畫下終點!”
“另外一點……就是,歷代九劫不能用女人,不能有同姓,為了在九重天的萬年氣運血脈延續……但是,到了你,到了咱們徵信這一代……我們還需要在這片九重天中建立什么九大家族么?”
莫天機不屑地一笑:“既然我們現在就已經走到了這里……那么我們又豈會就如此滿足在這九重天大陸建立一個所徵信謂的家族就算了?就能心滿意足?”
“若是真的要建立家族,那我們起碼也要是要到九重天闕之上,橫掃天下之后,我們成為那片領域至高無上存在,才會考慮建徵信立我們的家族,樹立我們的威名!”
“既然已經確定不會在這里建立九大家族,那么,后面還有沒有什么變數,又有什么關系?”
…………
(未完待續。)

徵信
第七部 第九百一十三章 浩劫將起
莫天機悠然笑道:“歷代九劫成功的時候,他們的年歲都不小了,有妻有子有后代本就是情理之事,而我們,現在才多大?所有兄弟之中,又有誰真正留有后人了?”
“相信最遲不過一年的光景,我們就能沖上去……那么,就算有心要在九重天建立新的九大家族,誰來建?誰有那功夫?”
莫天機哈哈一笑:“楚老大,我們的路,已經不同了,與歷代九劫有了本質的不同……”“綜上所述,這就是當代九劫劍主與之前的最大不同!”莫天機淡淡笑著:“這會聽明白了沒有,還cāo心那些做什么呢?真正的沒事找事兒……”..
楚陽凝神思索一會,道:“說得不錯,若是這么說的話,恐怕我們本身已經成為莫大變數……既然是變數,那么即使有什么不正常,仍舊可以理解為正常。”
他哈哈一笑:“而且,你說的也對,我們還在九重天大陸建立九大家族做什么?真正沒那閑功夫,要建,也要在更高的位面上建!”
“正是如此。”莫天機微笑:“我們大伙最長者也不過雙十年華,已經在這個世界凌駕古今,既然如此,若不去做一些事情,那未免辜負了以后的漫長歲月!”楚陽哈哈大笑。
他能聽出來,莫天機說話時候,口氣之中的躊躇滿志。..
“話題轉回,下一步有何打算?”楚陽問道。
“打算自然是有的,如今大伙實力大進,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不過,我始終要看你的態度,尤其是……其中幾家,你如何辦?”莫天機道:“所以,我沒有作出最終的決定,一切以你的意志來定論。

. .
徵信社
他們知道,這也有可能是自己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最后一次接受莫天機的安排了。
“我不知道,我們這次是不是一定會分開。但我自己真心希望,是與大家都分開,各自進行各自的事情,各自擁有自己的事業,各自,也都有各自的勢力。”
楚陽聲音有些低沉,道:“或許你們自己還沒有發覺,我們兄弟們一路走到現在,其中的有些關系,已經有些徵信社變味了。你們對我,越來越服從,甚至是盲從,這一點,很不好。”
“若是長此以往下去,或者你們都會變成我的屬下,我們之間會形成嚴格的從屬關系。但那樣的改變。是我所深惡痛絕的。更是最不可能、最不愿意接受的。”
“要屬下,這個徵信社天地間有的是,但可以得到認可的兄弟卻很少。”楚陽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希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成為徵信社九重天闕的一方霸主!縱然我們不在一起,但我們每一個人,依然可以獨力笑傲蒼穹。叱咤風云!”
“是的,老大!”顧獨行等人眼中發著光,注視著楚陽。
楚陽這番話或者說得并不好聽,卻是他內心情感的真正體現,也是他對兄弟們最真摯的祝福。
“還有舞前輩,您……”楚陽轉頭看著舞絕城。
舞絕城也轉頭看來。
“我知道舞前輩一心想要找到自己的兄弟。我們都很明白。也很理解這種感情,不過晚輩還是要勸舞前輩一句話。”楚陽沉吟了一下,道:“莫要cāo之過急。”
“舞前輩的兄弟們都已經沖上去很久很久了,目前的實力,只怕已經提升到我們想象不到的高度。而天魔戰場,一直沒有停息,一直都在持續戰斗著……那里的任何戰斗,哪怕是戰斗的余波。只怕也不是我們現在的修為可以承受的……”
舞絕城神情有些黯然。道:“我明白的,我這次去的目的是為了與兄弟們聚首。與他們一道并肩作戰,絕不是去給兄弟們增加累贅的……我會努力提升了自己的實力之后再去……我絕不能讓兄弟們剛剛見到我,就接著承受為我送葬的痛苦。”
楚陽長舒一口氣,道:“前輩能如此想,我就真正放心了。


“如此全方位下手,除徵信了執法者方面的高手,再沒任何勢力能夠做到了。”
“你還不明白嗎?法尊從一開始就是要鐵了心地滅絕九大家族……若是我們在此時此刻回援,只會讓法尊所率領的執法者大軍提前行動,一旦失去我們的坐鎮,敵方必然會趁勢殺進城里。將城外的戰場轉換到城內。真到了那個時候。不單單是所有武者,只怕連中都那數千萬平民百姓,也要一起跟著遭殃。而夜家徵信卻還是不能不免被覆滅的命運。”
“既然注定無論如何都要覆滅的,那么還不如就在這里決戰,除了能讓中都城中的無辜百姓多一分生機。相信也能讓執法徵信者方面多付出一些代價。最后時刻,還是讓我們死的光輝一些吧。”
夜沉沉沉聲慘笑著。
諸葛蒼穹與石咆哮同時咬牙切齒,攥緊了拳頭。目光中充滿了憤怒與悲傷。
“九劫劍主現在顯然已經提升到了我輩徵信無法想象的高深地步,現在看到這樣的提升,他們已經擁有了足以應付法尊的能力。相信就算九大家族沒有覆滅,一如往昔,但面對這樣的九劫劍主,也就只有束手待戮的份。在絕對強橫的力量之前,任何勢力都只如云煙。”
夜沉沉凄慘的笑著:“但,此刻他們卻為九重天帶來了希望,最后的希望……我們這幫九劫劍主的死敵,卻也沒有必要再見他了,又或者說,相見只有彼此煩惱而已。我們身死之后,這片世界。就托付給他了。呵呵……”
所有人同時無言。
是的,前有法尊。后有九劫劍主;九大家族的命運,其實早已注定。
夜沉沉轉身,看著第五輕柔:“第五家主,以后九大家族若還有零星后人幸存,還請照拂一二,我等縱然魂走九泉,仍感大德。”
第五輕柔唯有長嘆:“請幾位始祖放心,此戰之后,但凡能留下命來,輕柔定然不會忘記夜老所托,生死不棄。”
夜沉沉緩緩轉身,凝目看著城外枕戈待旦的執法者大軍,輕聲說道:“咱們也不用等雷光結束了,蒼穹,盡命一戰吧!無論九劫劍主又或者是法尊,最終總會有一家是勝利者,但那個勝利者絕不是我們。”
“所以,我不想看到最終的勝利者是那個。”
“我們雖然是失敗者,但我們……也有我們的尊嚴和驕傲!”
諸葛蒼穹只感覺渾身的熱血一下子燃燒了起來,之前的些須驚慌之意蕩然無存,仰天厲嘯:“戰吧!法尊,讓你的正南執法者出戰!老夫要向他們催討滅族血債!”
法尊原本平淡的面孔之上流露出一絲殘酷的微笑,揮了揮手,聲音從雷光中穿透而來,優雅如故的說道:“如君所愿!”
嘩啦一聲,正南方向執法者開出場地。


“嗯?”陳劍龍等人狐疑的看著蘭墨封,這小子是沒長腦子。還是腦子里長了酶?
“告辭!”蘭墨封等一干人轉身而徵信去。
第五輕柔卻自越眾而出,神態很有些蕭索,又有些無奈的意外,輕笑一聲,道:“輕柔說是個總指揮,不過乘諸位前輩不棄,掛個名而已,今rì戰局已了,再無大戰,正好與諸位告辭,諸位莫要見怪。”
眾人也盡都想不到第五輕柔在大功告成之余居然徵信立即就要抽身而退,一時間竟然意外得說不出話來。
第五輕柔可與式微的蘭家不同,說句不客氣的話,在各徵信大家族眼中,他的謀算作用絕對要更在如今的蘭家之上,甚至各大世家早已有默契,這次收取厲家利益,可以不給或者少給蘭家,卻是要分配給第五輕柔一份的實實在在利益。
但他居然也不要了?
“大家相識一場,臨行前,輕柔給諸位一個忠告。”第五輕柔神sè復雜的變幻了一下,沉聲道:“凡事,莫徵信要太……莫要太過;得意之時需謹慎,進步之前有鋼刀……”
眾人鴉雀無聲。
“受恩深處宜先退,得意濃時便可休!”
第五輕柔松了口氣,微笑道:“告辭!”
“總指揮一路順風,后會有期!”陳劍龍等人也是松了口氣。
若是第五輕柔還在,給他的那份利益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分了,給多了眾人自然不高興,給少了,就要換第五輕柔不開心,若是被這樣的智者記恨,絕對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這么走了,也好。反正也用不到他了,至少眼前是用不到他了。
第五輕柔揮揮手,走到蕭晨雨雪橇前親口告辭,然后衣袂飄飄的站在荒原矗立了一會,終于一聲長嘆,上了另外一架雪橇屋,近乎全無聲息的離去了。
各大家族之中有人的神sè掙扎起來。
良久,竟然有七八十人越眾而出,道:“第五總指揮對我等有大恩,如今他遠行回南,兄弟曾受總指揮救命之恩,不得不去相送,這里利益終屬身外之物,吾等就不取了;諸位,我們來rì再見。”
拱拱手,一干人緊追而去。
又有一些人站出來,拱手告辭。
如此接二連三的走人,竟然在瞬間的功夫,少了不下于兩百人。

)

第四十章 徵信社大魚在哪里?
“半年,只得半年么……”左面那黑衣入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下,道:“請問大夫,有沒有能直接從大夫這里完全治愈,再無后患的方法?我的意思是說……就算是在治療之后如何的很縱情聲sè,肆無忌憚的那種……”
楚陽搖搖頭,道:“你說的意思我明白,徵信社想要達成那種效果,方法固然有。不過卻不是兩個紫霞幣就能夠解決的了。而且,還是那句話,入力有時窮,就算是完全恢復了,甚至能力大增,但若是一味的縱情聲sè下去,遲早有一夭還是會重蹈覆轍的。而在這種情況之下的再次發病,要想治療的話,就算是我,也要棘手萬徵信社分,大費工夫,所以,若能節制還是盡量節制得好,病入可少痛苦,我也可少麻煩,請慎重思量!”
“我明白了,當會牢記大夫的囑咐。”左面那黑衣入目光鷹隼一般看了楚陽一眼,徵信社隨即一揮手:“我們走!”
兩個入架起中間那黑衣病入,三個入猶如旋風一般的出去,隨即消失在茫茫夜sè之中。
這三入的離去就如同來的時候一般詭異。
貓膩膩看著楚陽手中正拋上拋下的兩枚紫霞幣,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也裂開了。
“居然,真的……行?”貓膩膩臉上抽了抽:“就這么容易,兩個紫霞幣就到手了?”
楚陽哼哼一笑,道:“這算啥,才不過兩個紫霞幣而已,距離九千五百萬,還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
“可就是一個晚上……就是兩個億……水云幣!”貓膩膩揪著自己的六根胡子,一臉的不可思議:“這也忒快了,忒不可思議,簡直就是賅入聽聞……”
楚陽的目光很深沉的看著外面,道:“不可思議,賅入聽聞的真正大頭還在后面呢!我的計劃,現在才不過是剛剛開始……或者說,剛剛走出來第一步!不過這第一步,還是很成功的!”
他的目中,有著無可言語的詭異。
貓膩膩搖頭嘆息:“真正的怪胎o阿……”
……暗夜之中。
那一行三個入在走出好遠之后,左兜右拐拐進了一個隱秘的院子。然后再次出來的時候,黑衣黑斗篷都已經不見。
一個臉上有著鷹鉤鼻子的中年入冷冷道:“去jì院!”
三個入瞬間化成三個尋花問柳之徒,就那么漫步而出,向著距離此間最近的一家jì院趕了過去。


徵信 “哦,原來如此……”夜醉點點頭,突然喝問道:“你居然能知道我心中在想什么?好膽!”
他現在的心態已是唯我獨尊,說話間,自然而然的居高臨下,這一刻,就如同呵斥仆役一般,似乎“再惹我不高興,我就弄死你!,這樣的滋味,悠然而出。
怪人張張嘴徵信,皺皺眉,一臉黑線,有心發作,卻又無處發力,郁悶啊!
他**的,這魂淡怎地入戲這么快,居然已經完全代入了……
怪人撇撇嘴,暗氣暗憋,不吭聲了,莫壞了大計才是正經,等本座完全收服你丫的……
等了一會全沒人應答,夜醉只道對方已經被自己的神威所懾,嚇住了、甚至嚇死了,滿意的哼了一聲,教訓道徵信:“草你奶奶滴,以后乖一些!別惹老子生氣!要不老子弄死你丫的!”
那怪人這一口怨氣幾乎全憋在了胸膛里,差點兒就真正氣死了過徵信去……好你個小兔崽子,你可真敢啊,老子讓你爽了美了樂了陶醉了舒服了興奮了,你敢這么對待你老子我……現在老子不稀得和你一般見識,等你魔性徹底激發了,就等著給我做奴隸吧!
看老子使喚不死你!
四種了,快了快了……
夜醉心愿再償,愈發得意,再想了想,心道光有這些還不圓滿,順手又加上了“高堂雙親,家族盛大,;但,“血脈兄弟,卻沒選;那些個混賬玩意,哪一個配做我血脈兄弟?!老子都長生不老了,還要手足兄弟做什么?
這些又有了,自己光是唯我獨尊不行,還得有絕對的力量,霸絕乾坤的力量;于是再選了“天下無敵,;一下子成了一位寂寞高手,還是高處不勝寒的那種。
不過總是自己一個人打拼也不好,多麻煩,還累得慌,干脆再來一些對咱忠心耿耿的打手啊,夜醉嘿嘿一笑,伸手指去點“生死弟兄”;但一點之下,手指卻劃開了。
“嗯?怎么回事?!”夜醉威嚴問道。
“生死弟兄的定義是彼此付出,生死與共,榮辱相關,并不是打手!”那怪人很謙虛很謹慎的解釋:“您的定位錯了……”
“哦,是這樣啊……”夜醉想了想,道:“那我不要打手了,要生死弟兄。”
這一次,很順利的點中了。


“只要是入,他就一定徵信有yù望。惟有yù望,才是動力之源!”那怪入嘿嘿冷笑:“所以,你們這些入類,實在是很好控制……只要抓住個中關鍵,一切盡在掌握……呃,現在正式開始做游戲。”
夜醉與法尊都被這句話說的額頭青筋暴跳,不由得問道:“到底要怎么做?規矩如何?”
“規矩很簡單,這里有五十六條選擇。”那入yīn森森的說道:徵信“現在從中挑出來,你平生最渴望的、以及最不想失去的東西,可以選九項!多一條,也不行,少一條,也不行!開始選擇吧!”
徵信“要怎么挑?都是虛幻不實的東西!”
“更簡單,你看上了那一條,只需要用手指輕輕點一下,就可以了。等你完成全部九項之后,其他沒有被選中的,便會自動消失。”那怪入沉聲道:“記住,這雖然只是一個游戲,卻千系到你們兩徵信個入的根骨,以及最終能夠達到的成就!”
“所以你們一定要小心謹慎,千萬不要選錯了!一旦失誤,損失最大的是你們自己!”
一聽到這幾句話,尤其上最后一句話,不要說夜醉,連法尊也是莫名的慎重了起來;再看這五十六條入間yù望的時候,眼神也鄭重了許多……“開始吧。”怪入一揚手,又是一團黑霧飛出,融進了之前的那團黑sè魔氣之中;頓時兩入就感覺各自的空間里黑霧繚繞,更加的濃郁。
而已經進入自己身體的魔氣,似乎是帶動著自己的原有修為,在無休無止的鼓蕩,慢慢的心xìng也多多少少的起了一些個變化。
隨即,黑sè魔氣滴溜溜的旋轉,面前的五十六種yù望,也開始緩緩隨之旋轉,每一種yù望,在轉到自己眼前的時候,都會稍稍的停一停。
讓自己有時間去看清楚,去做選擇。
夜醉凝神皺眉,看著這金sè的大字在自己面前不斷旋轉,在那‘唯我獨尊’四個字閃過面前的時候,夜醉突然感覺到,自己猛然有了變化。
似乎自己正站在夭下之巔,拔劍四顧,想殺誰就殺誰,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環顧宇內,唯我獨尊,號令夭地,莫敢不從!
那是何等的快意,何等的霸氣,何等的向往……相信任何一個男入,都不會不喜歡唯我獨尊的快意滋味?
夜醉甚至沒有發現,自己的手什么時候抬了起來,有如迫不及待一般的點在了‘唯我獨尊’上面;這四個字被點中,頓時金光大盛,卻比其他的金sè大字更加的光芒耀眼。

徵信社第八部第七章怎么辦

)

第八部第七章怎么辦?
幾個接引使者面面相覷,幾乎嚇得走不動路了。
“而且徵信社,咱們沒吃過豬肉也沒見過豬跑,但總也聽說過豬,一般傳旨官員架子都大得很,哪有這么利索的?傳旨之前是擺足了架子,傳旨之后更加是吃拿卡要,這一次這一位居然這么快就走了,那架勢,活像是背后有老虎……咱們徵信社兄弟再厲害也不可能讓人這么忌憚吧?”
“那也就是說,東皇陛下正等他的回復??所以他才這么匆匆來去?”
一念到此幾個人更加面青唇白。
其中一人結結巴巴的徵信社說道:“老大,您說的不錯,咱們這一次恐怕是攬下大活兒了……”
“是的,這幾個人現在明明已經都破碎了,卻還要三個月之后才去接引?這分明就是留時間給他們跟親人道別!什么時候曾經如徵信社此體貼過?”
“不錯,以往不管多少人破碎,都只需要一個接引使者就可以,一個是接,一群也是接,但這一次,居然需要這么多接引使者?這貌似有些太多浪費資源了吧?”
“還有,咱們東皇天境內飛升的高手,怎么不將之全數留在咱們東皇天?反而要散布天下各處?這也是一件不太好處理的事兒啊……人家要是不樂意我們將人放在哪里呢?難不成偷渡過去?!”
“或者咱們前腳剛放下后腳就被殺了呢?”
“如此奇怪的事情,真真就是聞所未聞。”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越是推測,越是感覺其中不合理之處越來越多。
正在眾人商量之中,東皇令旨突然發出一陣明黃光芒,在空中緩緩縮小,最終化作一枚小小的令牌,在空中猛地一閃。
一個大大的‘令’字猛地閃爍一下,發shè出九道燦爛金光,轉瞬已經消失不見。
“至尊東皇令!”
幾個人臉上的汗水涔涔的小河一般的流了下來,險些暈過去:“我的娘啊……”
這竟然是傳說中的至尊東皇令,東皇天至高無上的旨意!
這種令旨,代表著無上權威:令行禁止!不得泄密!
若有泄密,舉族抄斬!
“大家養好jīng神,準備三個月之后去接那些個大爺們吧。”那明顯是頭兒的金衣大漢鄭重的說道:“千萬不要泄密……我剛才的話可不是說著玩,這一次上來的這幾個人,絕對絕對的,一個個的,隨便一個都是大爺,活祖宗來著!兄弟們,咱們萬萬可不要得罪他們呀。那是會死人的,一個不小心,小命就混沒了,千萬千萬,千千萬萬要小心招呼啊……咱們哥幾個能活這么大也不容易不是?”
大家不約而同,集體打了個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