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 “自己的兄弟為


“自己的兄弟為徵信了自己付出了一切,自己卻還在怨恨他,這何嘗不是九劫的悲哀!”
“抱著永遠的誤會想要報仇,最終卻只能發現自己是錯的……但卻現在還沒有醒悟,而且,我們也不忍心讓舞絕城那樣的人醒悟,這怎能不說是舞絕城的悲哀?”
“但,你們要注意一點,他們的悲哀,是因為達不到最終要求。所以,才造成,我們徵信,不能重蹈覆轍!”
楚陽長長嘆了口氣:“如今,我是九劫劍主!或者兄弟們你們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罷徵信,但因為我的關系,你們現在卻真切的乃是九劫之一!”
顧獨行等人呼吸急促起來。
“如今輪到了我們。”楚陽笑了笑:“我說的話,時間會慢慢證實;但我卻寧愿先說在前面。讓你們有所準備。”
“所以我們不能重復以往的九劫劍主與九劫的老路!”
徵信
楚陽深吸了一口氣:“所以我們要直接的殺上去!”
“所以,我們的目標很大!很遠!”
“這是我們的命運!”楚陽深深道:“兄弟們,我們需要能共同面對我們的命運!我需要你們的答復。”
“你們怎么看。”
“你們什么想法。”
楚陽鄭重的依次的看過去。
顧獨行冷冷的笑了笑,淡漠的說道:“老大,以前的九劫,是以前的九劫;他們有他們的命運;而我們,不是他們!我知道老大需要每個人的意見,所以這里我就不代表兄弟們;只說我自己。”
他冷硬的臉上露出一抹春風一般的笑容:“生死隨兄,僅此而已!”
楚陽心頭一熱,臉上卻是聲色不動,目光轉向莫天機。
莫天機溫文爾雅的笑了笑:“我與他們不同,咱們是有條件的;你以后不要忘了你的承諾,娶我妹妹莫輕舞,做我妹夫。只要你做到了,哪怕你真的陰險毒辣,把我去補了天也行。”
楚陽臉上一僵,揉了揉鼻子,尷尬的咳嗽了兩聲。
紀墨與羅克敵頓時口哨響亮。
大家一起起哄。
“原來如此。”顧獨行很罕見的開了個玩笑:“老大為了有個軍師,把自己賣給了小舞;而莫天機為了有個妹夫,把自己賣給了妹夫……”
眾人頓時大笑。
楚陽尷尬的咳嗽幾聲,虎起臉:“說正事!輪到你了,紀墨。”
紀墨嘻嘻的笑了笑:“對于這么復雜的事情,我從來不會自己去考慮;一向都是憑著自己高興,我覺得跟兄弟們在一起很高興,就是這么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