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沒有愛過你,對你也沒有男女之情,這一點徵信我承認!我現在對你,也只是有男人的**和征服心理,我也承認!”
隨養楚陽的訴說,鐵補天絕望的閉著眼睛心寒如冰。
“但是…。徵信”楚陽抬起頭,目光清澈地看著她:“不管你如何說我們之間已經不可分割,這也是事實。你是我的女人,不可更改;我們有共同的孩子,不容否認。”
“補天,我會努力的讓我自己喜歡你,任何一點:讓我自己愛士你!”楚陽緩步上前輕輕將鐵補天抱在懷中,輕聲逍:“我會讓你做一個幸福的女人;也會讓你覺得你對我的心,并不會白費。而到時候,你自然徵信會分辨出我對你是真心,還是假意;到底是出自我自己的內心,還是因為孩子和責任。”
“做不到那一點,我不徵信會碰你、一根頭發。所以,請你給我一點時間。”楚陽輕輕擁著她在她耳邊說道:“我楚陽,也并不是好人,但……,讓我做一個徹頭徹尾的流氓你信么?”
鐵補天含淚微笑了起來,輕聲道:“我信。”
她抬起頭睜開眼睛,看著楚陽:“你不流氓嗎?”
楚陽微笑起來:“在我愛上你的時候,你會發現,我的流氓是你無法承受的。”
鐵補天頓時膾色通紅了起來,又羞又臊的低下了頭。
兩人的交談很嚴肅,但到了最后兩句話,兩人卻是不約而同的采取了放松的談話方式,統一而默契的讓彼此之間的緊張氣氛緩和了下來…
兩人都是聰明人,絕不會讓彼此之間搞到無法彌補的地步。正如楚陽所說,已經發生的事情,絕對不會改變:孩子的存在,更加是讓兩人密不可分。
既然如此,何不一起面對,一起努力,來改變這個局面呢?
“只是,很抱歉。”楚陽的聲音很痛苦:“我的心里,不是只有你一個。還有別人;所以……。”
鐵補天輕輕的笑了笑,道:“該抱歉的,是我吧?你的心中,自始至終只有一個。只是這件事情你既然知道了,你卻不可能拋棄。所以你要強迫你自己,將你的心分出來?”
楚陽深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可以這么說。”
“我之前不想讓你知道,就是因為這個。”鐵補天微笑,溫柔道:“若是能夠一直瞞下去,那就是最好不過,你不知,也不會有什么豬狗不如,更不會有什么良心虧欠,所以你的心境依然圓滿。”
“但你既然知道了,我也不會要求你拋下我們;那樣對你,也是一種殘忍。”鐵補天淡淡的微笑:“我的身份,也不能為你做好一叮】妻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