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 “但,那樣的男


“但,那樣的男人卻并不一定就是自己深愛的男人。”鐵補天輕聲的道:“你知道么徵信,當年我們那一戰之后,足足上千萬將士葬身在其中。”
“尤其是大趙之內抽調兵員的主力地區男人幾乎就變成了物以稀為貴:有很多的妓院,都改行了。”
“改行了?”楚陽愕然。
“改行了。”鐵補天臉上露出一種哭笑不得:“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我這位徵信女子之身做皇帝,居然也不得不下旨,鼓勵男子多娶。要不然,男女比例嚴重失調天下也會有亂局的,…”
鐵補天淡淡的笑了笑:“好了,現在我也算是嘗到了惡果徵信我這個皇帝陛下,如今也成了別人的小妾。”
楚陽本來心情沉重,聽了這話,心中突然涌上來一股邪火和一種莫名的興奮。
鐵補天顯然并不知道自己這句話引發了什么樣的后果,她看著楚陽,卻是很認真的道:“楚陽,徵信女子很脆弱,也很嬌嫩,亂世之中,我們或者會吃醋,或者也會鬧脾氣,但,…對這樣的世道,我們無可奈何。所以,…若是你能夠保護好我們,呵護好我們…,”
她靜靜的道:“我不允許你花心濫情,但,對于你自己也喜歡的,也深愛的我們,請給我們幸福和安全,以及,安心。”
楚陽點點頭,鐵補天的話說的很大度,但是,楚陽知道,她嘴上說的漂亮,但心中,卻絕不是如此。
不允許你花心濫情,對于你喜歡的,你深愛的我們,…
這話含意很深。
鐵補天自認是個后來者,所以她雖然反對,卻無法反對。反對就是否定了她自己。
MM
所以,…這句話的潛臺詞就是:除了現在這幾個,別的,你一個也別想了!
“小心眼的女人!”楚陽捏了捏她的鼻子,故意嗔起臉:“不過,要當人小妾,就要有小妾的覺悟,服侍不好本大人,本大人可是隨時就把你給賣了…,川現在,你還等什么?”
鐵補天大羞,擰了他一把:“死相!”
楚陽嘿嘿一笑,一個翻身:“來,我這個當大臣的來伺候皇帝陛下,你這個小妾來服侍你的男人吧……”
又是晚上。
兩人吃著飯,楚陽若有所思:“你的冰心徹玉骨神功的關系?還是你的帝王神功的關系?怎么你的瓶頸突破這么頻繁的?”
鐵補天頓了頓,笑了起來:“我以為你不會問;是的:是我的冰心徹玉骨的關系;由于是冰心玉骨在你的九重丹之后小有成就,而且,這門功夫乃是一門自古以來從未有人練到大成的功夫,我師父也只有大成之前的口訣,所以我只能控制著自己的修為,在每一關的突破的時候仔細的體驗…就是怕萬一將來無路可走的若是再沒有經驗,那鬼……”
鐵補天苦澀的笑了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