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逝風努力地往上皺著眉頭

“不!為何要回去?”南宮逝風搖頭,失笑:“她若是過得不好,我又能怎樣?是幸災樂禍還是搶了她走?她若是過得好?我又能怎樣?覺得更難受更失落么?”

南宮逝風努力地往上皺著眉頭,往徵信上挑著眉máo,徵信讓自己的眼睛睜大,控制即將流出眼眶的淚:“我也是一個很俗的男人,雖然我比其他的男人都丑,可是男人的心xìng,我都有。我想過看到她過得不好,看到她的后悔,希望我回去時她抱住我的tuǐ說后悔了,然后我再狠狠一腳踢開她瀟灑而去。也想過看到她過得好我徵信會嫉妒的發狂,說不定將他倆都殺了……但我終究只是想一想,不敢去。”

楚陽嘆了口氣,拍拍他的肩膀,沒有說什么。

在這一刻,他心里突然決定了將南宮逝風留下。

這是一個小人,一個卑徵信鄙小人,一個貪生怕死欺軟怕硬的卑鄙小人!但楚陽卻被他最后一段話打動了。

很坦白的一個真小人!

感受著楚陽手上的溫度,南宮逝風能夠感覺到對方這一次拍肩之中蘊含的溫暖與理解,竟然忍不住有些哽咽起來。

“剛才前輩說脅迫,別扭不別扭,小人并不覺得是脅迫。因為每天都是這么過……但這一次為前輩做事,卻是我們唯一一次為大人物辦事!這也是我們的一個最好的機會。”

南宮逝風抬著頭,坦率的看著楚陽:“我知道前輩現在只是想要利用我們,但我們卻非常想將這一次的事情辦好。我們飄零了一輩子,真的想要找一個依靠。在這九重天,沒有勢力罩著,就像沒娘的孩子,日子……太苦。”

他chōu了chōu鼻子,自嘲的笑道:“此生若是能夠光明正大的hún到飯吃,誰愿意去做那種卑鄙無恥的事情……此生若是能幸福安穩,誰又愿意顛沛流離……”

楚陽呵呵一笑,鄭重道:“只要你能將這件事做好,以后對我忠心耿耿,那我便給你一個光明正大幸福安穩!甚至,將你們兄弟體內的鬼臉蘑菇之毒,也一并給去掉!”

南宮逝風大喜!

看著南宮逝風五個人千恩萬謝的離去,楚陽捧著手中的黑yù盒子,有些悵然了良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