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我們定親

在最后的時間里,宴請賓朋,宣布了我與他nv兒的婚事,為我們定親。”

“我容顏丑陋,此生本已徵信經沒有家室之念,但那一次,卻是實實在在的動了心。”

南宮逝風已經陷入了回憶,嘴角帶著苦澀的笑:徵信“那是我最幸福最安樂的日子。那時候我甚至想,只要這家人不嫌棄我,我就放棄江湖闖dàng,帶著四個弟弟在這里住下來,繼續老人的家業去經商,此生再也不沾染什么江湖是非,就當自己是一個普通人。只要我妻子肯接受我,那我就全心全意的對她好……一輩子。”

“老人回到家過了半個月,就去世了。我以人子之禮為其安葬,養老送終。”

“然后我才知道,我那未婚妻子徵信,心中早有他人。而且兩人情投意合山盟海誓……當她向我說明白的時候,曾經說過,若是我不愿意放棄,就給她的情人一半家產,讓他衣食無憂,而她自己愿意遵守承諾,一輩子服shì我,為我做一個賢妻良母。若我愿意放過她徵信,愿意以全部家產相送,她只要與情人廝守終生!”

南宮逝風搖頭失笑,卻搖落了幾顆淚珠。

“那你是怎么做的?”楚陽問道。

南宮逝風嘶啞的笑了一聲,說是在笑,卻像是在哭嚎:“我南宮逝風長得丑!我認!因為我長得丑沒有nv人愿意看我一眼,我認!我為了生計我卑鄙無恥下流!我認!我為了弟弟為了活下去可以跪在別人面前tiǎn鞋子,我認!可我還沒有下作到bī迫我喜歡的nv人做她不喜歡的事情的地步,尤其是,那是一個nv人的終生幸福!”

“所以我走了,孑然一身離開了那個小鎮。我什么都沒有要,什么都留給了他們。”

“別人說我老婆跟人家跑了,我認!”

南宮逝風嘿嘿一笑:“像我這樣的人,找什么老婆呀?那不是笑話么?”他的聲音蒼涼,笑容凄涼。

楚陽嘆了口氣:“就這么走了?”

“就這么走了。”南宮逝風嘿嘿笑著:“這么多年,我就算經過那里,也是遠遠的繞開,哪怕多走幾千里,我也避開那個地方。沒有去過一次!”

“為何?為何不回去看看?去看看她過得好不好?”楚陽皺著眉,眼中閃著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