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夜家的人

“嗯,我也看不慣……聽說,你被夜家的人……去了勢?”楚陽問道:“是誰干的徵信?”

南宮逝風頓時額頭青筋都冒了出來:“是……是夜弒雨那人妖!他……上次我得罪了他……他令人把我抓住……然后就……就……一劍割了……”

徵信 “你咋得罪他了?”楚陽興致盎然。

“一言難盡……那次有人提起來夜家女兒的事……于是我就諷刺了兩句,說,早知道凌寒舞會退出,成全一對有情人多好……現在可倒好,殺了自己的屬下,大腿沒抱上……結果被夜弒雨聽到了……”

南宮逝風啪的打了自己一個嘴巴子:“我就是嘴賤……”

“你的確是嘴賤!”楚陽深有同感。

這家伙果然是徵信那毛病惹的禍:早知道這樣子……多好?就是馬后炮惹的禍呀。

“想不想報仇?”楚陽問道。

“做夢都想!”南宮逝風肯定的說道。徵信隨即頹喪的道:“可是我們現在這樣子,還提什么報仇……夜弒雨那人妖,心性歹毒,非但廢了我,還令我無法見人!”

他一把撕下蒙面巾:“您老看看……他在我的額頭上紋了‘傻逼’兩個字,還在上面畫了一個雞……巴……我我……要不是不放心四位弟弟,我早就自我了斷了!我也是個男人啊……”

楚陽一看到這形狀,頓時就差點噴出來……沒想到夜家那人妖,也是個人才啊,居然這么促狹……

“兩次都是他下的手?”楚陽奇怪了。

“是一次……”南宮逝風欲哭無淚:“我一直保密,但后來那人妖見居然沒有人知道,居然派人宣傳我被他……那啥的事……”

楚陽忍住笑,沉吟道:“不過是一點紋身,想要去掉,易如反掌……”

南宮逝風驚喜的瞪大了眼睛,眨巴眨巴的。

楚陽道:“你們都過來。”

兄弟五人湊過來,不明所以。

楚陽出手如電,啪啪啪啪啪每個人胸口點了一下,五個人只覺得胸口一痛,隨即就消失了。楚陽拿出五顆藥丸:“每人一顆,服下去。從今以后為我辦事!”

他聲音變得沉重:“只要你們盡心盡力為我辦事,我不禁為你去掉紋身,還能讓你報仇,向夜弒雨討回公道,更能讓你……下體恢復!”

南宮逝風頓時驚喜的跳了起來,顫聲道:“當真?”

楚陽哼了一聲,掏出一瓶藥液,道:“別動!”劍光一閃,南宮逝風額頭上的一層肉皮薄薄的飄下來,那紋身整個的掉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