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叫什么說法

本來能賺兩萬紫晶的,現在卻要搭上兩萬紫晶??這叫什么說法?

南宮逝風咧著嘴,淚汪汪的道:“可是要是現在沒徵信帶在身上……”

“沒帶在身上?”劍靈頓時就毛了,他本就是來殺人越貨的,哪里還會手下留情:“你耍弄老夫?”

就在這時,徵信糾結空間里,楚陽眉飛色舞:“慢,慢,我來對付他們!”

劍靈一怔,道:“怎么?”

楚陽嘿嘿一笑:“你沒見這五個人很識趣么?若是換做別的君級高手,恐怕早就變成死尸了,但你這樣說下去,他們就死不了了。”

劍靈道:“我一劍下去……”

“你一劍下去,就真死了!”楚陽白了一眼,道:“這五人殺了徵信太可惜了,正好萬藥大典那邊缺人,而我需要消息,難得他們這么聽話……”

劍靈無聲無息的消失,楚徵信陽無聲無息的恢復了神智。

南宮逝風突然覺得身前那強大的壓力和滄桑的氣息,和恐怖的殺氣一起消失了,黑衣人雖然還站在身前,卻顯然不想殺人了。

頓時喜極欲泣,哽咽道:“前輩……前輩真是寬宏大量……嗚嗚……”

楚陽嘆了口氣:“你也不容易……”

“是呀是呀……”南宮逝風連連點頭:“在江湖中生存……我兄弟五人又是生的舅舅不疼姥姥不愛的……賺點生活著實是艱難啊……”

“嗯,那九葉一枝花?”楚陽拉長了語調。

“就在這里。”南宮逝風哪里還有叫囂著毀掉九葉一枝花的氣勢?慌忙從懷中取了出來,雙手奉上一個小玉盒。

“放下,咱們談談。”楚陽不接,示意他放在地上,這才好整以暇的在松樹根上坐了下來,南宮逝風體貼的趕緊去搬了一塊平平整整的大石頭,用衣袖擦干凈了,又殷勤的將自己外套脫了下來,鋪在石頭平面上,點頭哈腰:“您老……請坐。”

神情阿諛,活像一頭正在搖頭擺尾的哈巴狗。

“嗯。倒也還懂事。”楚陽安穩的坐下來,翹起了二郎腿。

“聽說,你對九大家族很是看不慣?”楚陽的重點在這里。若是論人品……這家伙早被自己一掌斃了。

但這幾個家伙極善鉆營,八面玲瓏,欺軟怕硬,滑溜無比。楚陽頓時就想派做其他用途。

“何止是看不慣!”南宮逝風憤恨的道:“我們無法生活,還不是被九大家族逼的……”他倒是聰明,一聽就聽出來了楚陽話中之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