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太過分

南宮,你不要太過分。”

南宮逝風嘿嘿笑道:徵信“大哥息怒,我們也是想要獲得最大利益,畢竟這一趟,可是辛苦之極全是血汗錢啊。”

“當然,各位辛苦是必然的。所以,在下也會酌情添加一些酬勞,但不知這位失哥想要多少?”在這等節骨眼上,楚陽根本不愿意節外生枝。只想趕緊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完結此事就算了。

委實是看著這五個家伙有些作嘔。徵信

長得難看不是罪過,但你長得難看卻還非要自命不凡自覺自己乃是俗世佳公子,那可就太令人吐了。

“這么說,這位高人手里紫晶不缺了?”南宮逝風yīn冷的眼睛一閃一閃。

“多少還有一些,只要不徵信是太過分,在下也就認了。”楚陽淡淡一笑。

“五萬紫晶!”南宮逝風嘿嘿一笑,伸出五根手指頭。

“南宮!之前你說的可是三萬!”血酬堂那位執法者大怒。

“執法者大哥,徵信這可是我們五個人險些喪命才從狼鼻里搶出來的啊…你看看老三老四tuǐ上被狼咬的我們險些就丟了命啊。”南宮逝風可憐兮兮的說道。

“太多了!”楚陽七情不動的道:“在下根本沒有這些紫晶。”

“那你想出多少?”南宮逝風眨著眼睛。

“最多兩萬!”楚陽道。

“絕對不行!”南宮逝風頓時聲音兇狠起來:“這位買主,您可是在耍著我們兄弟玩兒么?”

楚陽皺眉道:“在下沒有那么多紫晶,難道要去搶?”

“五萬紫晶,少一塊,這筆生意也甭想做!”南宮逝風yīn狠的說道:“大不了老子將九葉一枝huā毀掉,大家一拍兩散!”“那你請便!”楚陽站了起來:“這九葉一枝huā我不要了。要想殺人,又不是非用九葉一枝huā不可告辭。”

楚陽毫不留戀的走了出去。

他已經夠了!

給臉不要臉!那就莫怪我楚閻王下手無情!

見這位買主居然毫不留戀的轉身走了,南宮逝風頓時傻了眼!說什么也沒有想到,這位爺在血酬開了懸賞,顯然是很需要九葉一枝huā的,如今一句話談不攏,居然說不要就不要了!

這是啥說法?

要說毀掉九葉一枝huā,南宮逝風哪里舍得?這可是一筆莫大的財富啊!不能賣給你,我還不能賣給別人了?

不過別人顯然是出不了這么高的價錢了。不要說兩萬紫晶,就連一萬,都絕對達不到!因為這東西絕對不值這么高的價錢。

這種東西,唯有急需的人才會出高價,這個道理,南宮逝風如何不知?

想到這里,南宮逝風就恨不得給自己兩個耳光子:兩萬紫晶也不少了……………,早知道如此,兩萬紫晶就賣了……

“這個這位大哥,這算什么說法這”南宮逝風轉頭看著血酬堂那位執法者,委屈的說道:“這人在血酬堂下了懸賞,居然不要了這這這可是沒將血酬堂放屣眼里啊!”

那位執法者冷冷道:“在整個東南的執法者,還真沒在人家的眼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