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致了心理變態

在某次得罪了夜家之后,被夜家人閹掉了也因此外號就改變了,成了“兩頭蛇,三個頭斷了一徵信條,豈不是兩頭?

再說這南宮逝風的人品,絕對是在茅坑里浸泡過的!那是臭不可聞,據說這貨乃是老婆跟人家跑了綠帽子戴了好幾頂,再加上被人閹了,導致了心理變態……

而金劍堂乃是官方稱呼,但一般人提到這幾個人的時候,都是喚作“銀劍堂”(yín賤堂)。

但楚陽自然徵信不明白這其中的原委但早在得到居然是金劍堂拿到了九葉一枝huā之后,就對這個組織進行了調查,對這個組織的行事風格也算是心中有數。自然心中有所防備。

對于金劍堂獅子大開口,所徵信要三萬紫晶的做法,也毫不為奇。

在執法血酬堂的牽針引線之下這個金劍堂的五個人,終于與楚陽見面了。實力還真真不弱,居然都達到了君級。

徵信楚陽一見到這五個人,頓時無語。

南宮逝風不出意外是méng著臉的,但看到他四個弟弟就跟看到他一個樣子。

他的四個弟弟卻沒有méng著臉,一個個的尊容如出一轍:三角眼、

掃帚眉、蒜頭鼻子、蛤蟆嘴、招風耳朵、枯黃的頭發稀疏疏的蜷曲著腦袋就像是大號的獨瓣蒜,上面還尖著……

楚陽在這一刻,有些不確定的低下頭看了看自己kù襠里媽的,不會是那話兒跑出來成了精吧……

“你就是買主?急需九葉一枝huā?”金劍堂的老大南宮逝風méng著臉但一副跋扈的口wěn卻是無法掩飾,兩只眼毒蛇一般的閃著寒光,打量著楚陽。

本來血酬懸賞,買賣雙方向來是不朝面的:但楚陽懸賞的是一萬紫晶,金劍堂卻是奇貨可居的索要三萬,差距太大,所以才來和買主商量。

為了安全起見,楚陽乃是méng著臉的。

“是有些急需,不過也要看價錢。”楚陽淡淡的道:“在下傾其所有,也只能拿出一萬多紫晶來懸賞……”“拿不出紫晶,你還想要七葉一枝huā?”南宮逝風哼了一聲,道:“為了你這九葉一枝huā,我們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頭,才給你淘換到了,你就想用一萬紫晶來打發我們?你當是打發要飯的?”

血酬堂那位執法者皺了皺眉,道:“一萬紫晶,已經不少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