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陽心中默默的想道

楚陽心中默默的想道。

“師父一生已經夠苦了,若是還不能與相愛的人廝守終生,那可就悲劇到底了。”楚陽心道:“夜家,雖然有大仇,但師父親自出手殺人,畢竟徵信是不妥。還是我將他們全殺了算了……那樣師父就沒徵信啥罪孽,我殺光了他們,然后自叛于師門,那樣夜初晨也怪不著師父……”

楚陽心中想著,一路回去。

劍靈有些嘀咕,道:“這蕭家分堂也算是大地方,跟別的人家也隔著并不遠,這么激烈的戰斗,幾乎將那些人的房子都快震塌了,怎么居然沒有一個人過來看看究竟?”

楚陽哈哈一笑:“誰敢來看?發生了這么大的事,大家徵信躲還來不及。既然敢惹蕭家的,豈是等閑貨色?過來查看?那不是找著被滅口么?”(ps:真想不到這點還有人納悶的要死要活的。)

夜風中,黑衣人影一路疾馳,淡淡的血腥氣和肅殺氣息,就彌漫了一路。楚陽不斷地揮發著身上的凜冽徵信氣息,散在夜風中。

人一旦殺過人,激烈的戰斗過之后,就會有一種特別的氣息,這種氣息,讓一般人與這人接觸的時候,就會很不舒服。而經驗豐富的武者,立即就會知道這個人剛剛做了什么。

而楚陽現在做的,就是將這種氣息散去。

否則回去的時候,恐怕還沒有進入自己房間,就會被截住了!

這幾天里,楚陽在被寒瀟然提醒之后,一直在努力的修煉千幻神功!這種輔助功法難度并不是很大,一理通百理明,而且這種功夫,需要的大多是精神力量,而楚陽現在的精神力和神魂力,卻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

只是幾天功夫,潛心修煉之下,已經修煉到千幻神功的第二重。而且正在往第三重邁進。

我想讓你看到我是什么修為,你就只能看到我是什么修為!

隨心所欲。

一路回去,快到紫晶回春堂的時候,又是劍靈掌管身體,輕飄飄的進入房間,將‘房中有人’收了起來,楚御座安安穩穩的躺在床上,甜甜的進入了夢鄉。

似乎什么事都沒做過……

第二天,整個平沙嶺直接天翻地覆!

“蕭家的分堂被挑了!”

“是啊,全死了,一個也沒留下。”

“真是太慘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