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變通啊

”“是啊,夜無波這一劍要是再往上一點,蕭七的腳丫子也飛了。”

“蕭七個笨蛋……不知變通啊。”

“夜無波這廢物……太墨徵信守成規了……”

楚陽與劍靈一邊看一邊評頭論足,議論紛紛,興高采徵信烈。看到激動處,兩個家伙都是很不得出來指手畫腳一番。

“太過癮了!”

“忒爽了……”

兩個無良的家伙呆在一個身體里面,擠眉弄眼幸災樂禍哈哈大笑。

場中兩聲慘叫同時響起,卻是云山的左腿中了一劍,而夜無波那邊,馱著山羊胡子老者的那位君級高手肩膀上卻被猛砍一刀,幾乎將膀子卸了下來。

兩人徵信同時慘叫,同時暴怒。

君級高手交戰可不同于一般武者,氣隨心走,心隨劍走,不管是刺中了還是砍中了那徵信里,那種破壞性氣勁都會在第一時間深入,破壞肌膚經脈和筋脈骨骼。

兩人都是第一時間后退,拼命的運起玄功先將對方的氣勁逼出去,一邊咬牙切齒互相罵娘——嘴上也不閑著。

另一邊,夜無波與蕭七已經是越打越是兇險!

兩人打到現在,已經是在以傷換傷,以命搏命!

嘴上也越來越是刻薄,不知道多少年前的陳年舊事丑事,也都拿出來成了攻擊對方的話柄。

“你們夜家還有什么好東西不成?為了家族勢力,不惜出賣自己家的女兒,犧牲自己家女兒的一生幸福!算什么第一家族,你們夜家又有幾個男人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這幅德行,跟你祖宗一樣,都是勢利眼!王八蛋!”

蕭七破口大罵。

夜無波大怒喝道:“放你媽的屁!你懂得什么!”

蕭七揮劍大笑:“難道我說的錯了不成?你妹妹夜初晨,本是與當時你們夜家的附庸家族孟氏家族大公子孟歌吟情投意合,你們卻為了與凌家聯盟,強行拆散兩人!想要你妹妹嫁給凌氏家族二公子凌寒舞……”

夜無波瘋狂進攻,怒喝:“放屁放屁!放你媽的屁!”

見他惱羞成怒,蕭七更加快意:“……哈哈哈,結果怎么樣,夜初晨寧死不從,孟歌吟情深一往,凌寒舞不失為男人,主動退出!你們夜家雞飛蛋打,除了在九重天留下笑話,還有什么?縱然你們將孟家殺光了又怎樣?將自己家的女兒囚禁起來又如何?難道就能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難道就能將笑話變成光榮?令人不齒!什么第一家族,呸!”

夜無波大怒,反唇相譏:“難道你們蕭家又是什么高尚人物了?不過是男盜女娼而已!當年你九叔公蕭呈月不自量力,行走江湖,卻被人閹了,從此不能人道……他那幾個小妾居然與馬夫私通……哈哈哈啊哈……真是光榮啊,你們蕭家將人全殺了又怎么樣?王八就是王八!烏龜就是烏龜!”

夜無波哈哈大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