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明了

楚陽這幾天掛了‘神醫有事,暫不看病’的牌子,簡單明了,幾乎天天在執法堂呆著,等著看最新戰局消息。

沙心亮在執徵信法堂的墻上掛了一幅跟墻面一樣大一樣寬的上三天地圖,標的明明白白。

秦寶善正站在地圖前面嘆息:“真亂了……你看看這里,凌家與厲家交叉著,也不玩大的,每天就是冷箭,暗殺;這邊,蕭家與厲家接徵信戰,這一面,蕭家與黃家開戰,蕭家竟然是兩面戰場……夜家也是!夜家居然業余蕭家同時開戰,但大方向上,兩家還在聯手打壓厲家……徵信這是怎么回事?”

“這邊,諸葛家族諸葛云霧步步為營,逐步壓縮厲家勢力,一步步北上,乃是最有規律的一個。”

“可是陳家怎么前段時間進攻了一次之后,就銷聲匿跡了?”

“還有這邊……”

楚陽坐在一邊,喝著茶看著秦寶善分析,臉色凝重。

九劫空間中,劍靈深深嘆息:“九重天的大潮,終于被你掀起來了!”

徵信

楚陽淡淡的道:“現在可遠遠的不夠,現在只是壯年一輩和青年一輩在參戰,各自家族的老家伙們,甚至連爺爺輩的都沒幾個出動。距離真正的騷亂,還遠著呢……像這樣的小打小鬧,充其量只能算練兵!”

劍靈道:“以你現在的實力,能做到這一步,已經非常不錯。難道你還不知足?真要是被你全面的掀起來,你現在四節劍的修為,又能做什么大事?”

楚陽點點頭:“所以我必須要去尋找第五節九劫劍了!”

劍靈道:“你現在能走得開?你現在在這邊攤子鋪的這么大,黃家蕭家夜家,樂兒的病,執法者的事,什么都能拖住你的腳步。你能是說走就能走的?”

楚陽皺著眉頭道:“你說的這些,除了樂兒的病,其他全不是問題。樂兒的病,需要你三個月治療一次,拖不得,只能跟著我。她那嬌弱的體質,這長途跋涉卻是一個大問題……”

劍靈也皺起了眉頭:“那你若是要去萬藥大典,還需要提前去,一路馬車?要不然,帶著楚樂兒長途跋涉,怕是趕不上。”

“也只有如此。”楚陽道:“但我在走之前,一定要將楚家的實力提升一下。要不然,我不放心!”

劍靈道:“嗯。提升實力是必須的……不過,楚家有你們那位老祖宗坐鎮,基本也不會出什么問題。

直接下令攻擊

蕭家終于震怒,直接下令攻擊!

黃家蓄勢以待多時,雙方在黑河兩岸對峙,說不了幾句話,頓時就是血戰起來,雙方投入高手數量都不少,出動殺手更是不計其數。

黃家更是發出了徵信血酬懸賞,開出巨額報酬,懸賞血酬相助。

目前,徵信整個東南已經就像是一鍋水,鍋下面已經開始了火焰熊熊,慢慢地開始加熱,隨著熱度的增加,遲早會成為一鍋爛粥!

屆時,蕭家黃家恐怕都會元氣大傷!

只不過其中有一點,令楚陽百思不得其解:蕭七怎么會昏迷不醒?記得他的傷勢雖然嚴重,卻絕對不致命!

徵信 以蕭七的毅力,完全可以自己撐著回到家族,卻昏迷在了半路上?這其中,難道有什么蹊蹺?

糾結空間里,劍靈道:“笨!夜無波的暗器含著劇毒!蕭七沒死,已經不錯了。”

楚陽恍然徵信大悟,隨即怒道:“那你不早說?若是蕭七死了,這事兒咋辦?”

劍靈也有些郁悶,因為他是剛才才想起來的,要不然也不會不說。

不過這事兒錯有錯著,蕭七昏迷,扯不出夜無波,先跟黃家對上了。等他們達到一定程度停不下手的時候,就算知道夜家,也已經騎虎難下。

若是夜家再參與進來,那可就更妙了……

又是三天后,楚陽的美夢成真了。

黃家與蕭家打了三天,各自死傷慘重,到了第三天,蕭家猛地出動高手,閃電般直插黃家前沿,黃家節節敗退之時,夜家人突然出現,三百多位高手迎頭痛擊,當場將蕭家進攻的高手打殘,龜縮了回去。

黃家驟得強援,精神大振,乘勝追擊,居然將蕭家的人手一舉壓回了黑河以南,更風一般卷過三百里黑松林,大火燒天!

夜家突然插入,而且如此強勢,如此不共戴天,讓蕭家措手不及,整頓人手之后,雙方默契的罷戰,開始交涉。全文字無廣告

這件事情,夜家雖然明明白白,但蕭家卻還是蒙在鼓里,怎么可能談得攏?

所以雙方談了沒幾次,再次鬧翻,夜家派出的高手與黃家聯手,在一時間居然將蕭家牢牢壓制!

此時戰局膠著,若是不出動老一輩高手或者家族秘密力量,看樣子這場仗一時半刻打不完。

興奮地一張臉都扭曲了

”“這是紫煙大陸徵信社的。”

“這是平陽大陸的……”

“這是……”

…………

楚陽看著面前一堆一堆的小山,興奮地一張臉都扭曲了。

“哇哈哈,太好了!”就要上前全部裝起來。九劫空間之中的劍靈也是興奮地手舞足蹈:極品!全是極品啊…徵信社

“這黑血叢林的可以給你。”紫邪情一揮手,其他的又都收了起來。

“那……”楚陽傻了眼:“其他的呢?”

看著面前只剩下黑sè的yào物,楚陽突然覺得失望極了。原本,若是其他的不拿出來,楚陽對這些也就知足了,而且徵信社是超級知足!遠遠超過預期的那種知足。

但是現在,看著眼前這一堆,卻是太不滿足了。

“那些乃是我對你的獎勵,我從你身上收取一次道境之力,就給你一件靈yào。徵信社貨到立即付款,概不賒欠。”紫邪情鐵面無sī的說道。

“哦……”楚陽頓時泄了氣:“原來你還打著這主意。”

紫邪情笑了:“我要是沒有手段拿捏你這個小家伙,這一路上還不被你利用死?你當我看不出來你的狡猾么?”

“我哪有這么壞……”楚陽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mō了mō鼻子,眼珠一轉,道:“既然如此,那么我這半個多月里面也讓你收集了十九次道境之力了,你也該給我十九件。”

說著,就理直氣壯的伸出了手。

“這個倒是可以給你。”紫邪情根本沒猶豫,隨手抓出來十九種yào材,隨隨便便扔垃圾一般的扔在了地上:“諾,這些給你吧。”

楚陽怒道:“你不會輕點?這玩意兒可都是摔破了皮靈氣立即跑光的東西!”

紫邪情不屑的撇撇嘴。

楚陽完全能夠讀懂她的表情:跑光就跑光,反正我也沒放在眼中,更加對我沒有用處……

楚陽唉聲嘆氣,走過去一看,不由得氣歪了鼻子:這十九種天材地寶……倒真的是天材地寶;而且是頂級的。只是……這是一模一樣的十九顆,而不是十九種!

這乃是龍涎果;每一顆都是晶瑩剔透,蘊含著龐大的天地靈氣。

拳頭大小,外表似乎凝結著著一層霜氣,就這么放在地上,竟然也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楚,陽光一照,更加是會完全隱形,保護自己……

“一種就一種。”楚陽只好安慰自己:“反正也比沒有強。

南宮逝風

南宮逝風,金劍堂。

在所有人的口中都是十惡不赦,但……卻也有這樣的苦衷。

南宮逝風雖然并沒有再說什么,但楚陽也看得出來,這家徵信伙貪生怕死,恐怕也是為了自己的四個弟弟吧?

另外四人雖然長相兇惡,卻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都沒什么心機。

若是少了老大照料,恐怕在這九重天世界里,也活不了多長時間。

南宮逝風眼中的死灰,楚陽并不是看徵信不出來。一個男人,頭上被刻字,被畫了代表著絕對恥辱的東西,而且男人最重要的東西又被閹徵信割了。

名聲不好,長相太丑,一生只動了一次情,卻還成全了別人。

這是真正的生無可戀……

若是換做別人,恐怕早已經沒有勇氣活下去。但南宮逝風不僅要撐著活下去,而且還要帶著四個弟弟一起奮斗。雖然手段卑鄙,但……以他徵信們的條件,正如他們所說:光明正大的活兒,誰用我們呀?

但能幸福安穩,誰愿顛沛流離?

既然你們想要一個重生一般的活法,那我便成全你們一次!楚陽心中暗暗的說道。

楚陽手握九葉一枝huā,如飛趕回!

等他回到紫晶回chūn堂的時候,發現黃家幾個人都是臉sè沉重,一向不著調的黃霞柳,也是眉頭緊皺。

“怎么了?”

楚陽問了一句。

“打起來了!”黃霞柳嘆了口氣。

“嗯?蕭家與你們黃家打起來了?”楚陽一驚:“這么快?死了多少人了死的人重要不?”

…………

第一更,求月票!!眼看就要被爆菊huā了……兄弟們,tǐng住!給我tǐng住!前線的弟兄們已經彈盡糧絕,呼叫大部隊支援!!!

!@#

第七部第一百二十四章紫云丹到【第二更!求月票!】

全文字無廣告第七部第一百二十四章紫云丹到

黃霞柳白白眼:“老大,您能不能不要這樣幸災樂禍?我知道我老頭子得罪了你,可你也不用表現的這么明顯……”

“不是,我這人有個毛病,聽見打起來了就興奮。”楚陽認真的道:“渾身熱血沸騰的。”

黃霞柳抽搐了一下:“我都愁得頭發都白了……你還在幸災樂禍。”

“快跟我說說,打成啥樣兒了?”楚陽興致勃勃的翹起了二郎腿。

原來,就在近日,蕭家的外出人員終于找到了幾乎奄奄一息的蕭七,將蕭七救了回去,其時蕭七已經不能說話,昏迷不醒。

南宮逝風努力地往上皺著眉頭

“不!為何要回去?”南宮逝風搖頭,失笑:“她若是過得不好,我又能怎樣?是幸災樂禍還是搶了她走?她若是過得好?我又能怎樣?覺得更難受更失落么?”

南宮逝風努力地往上皺著眉頭,往徵信上挑著眉máo,徵信讓自己的眼睛睜大,控制即將流出眼眶的淚:“我也是一個很俗的男人,雖然我比其他的男人都丑,可是男人的心xìng,我都有。我想過看到她過得不好,看到她的后悔,希望我回去時她抱住我的tuǐ說后悔了,然后我再狠狠一腳踢開她瀟灑而去。也想過看到她過得好我徵信會嫉妒的發狂,說不定將他倆都殺了……但我終究只是想一想,不敢去。”

楚陽嘆了口氣,拍拍他的肩膀,沒有說什么。

在這一刻,他心里突然決定了將南宮逝風留下。

這是一個小人,一個卑徵信鄙小人,一個貪生怕死欺軟怕硬的卑鄙小人!但楚陽卻被他最后一段話打動了。

很坦白的一個真小人!

感受著楚陽手上的溫度,南宮逝風能夠感覺到對方這一次拍肩之中蘊含的溫暖與理解,竟然忍不住有些哽咽起來。

“剛才前輩說脅迫,別扭不別扭,小人并不覺得是脅迫。因為每天都是這么過……但這一次為前輩做事,卻是我們唯一一次為大人物辦事!這也是我們的一個最好的機會。”

南宮逝風抬著頭,坦率的看著楚陽:“我知道前輩現在只是想要利用我們,但我們卻非常想將這一次的事情辦好。我們飄零了一輩子,真的想要找一個依靠。在這九重天,沒有勢力罩著,就像沒娘的孩子,日子……太苦。”

他chōu了chōu鼻子,自嘲的笑道:“此生若是能夠光明正大的hún到飯吃,誰愿意去做那種卑鄙無恥的事情……此生若是能幸福安穩,誰又愿意顛沛流離……”

楚陽呵呵一笑,鄭重道:“只要你能將這件事做好,以后對我忠心耿耿,那我便給你一個光明正大幸福安穩!甚至,將你們兄弟體內的鬼臉蘑菇之毒,也一并給去掉!”

南宮逝風大喜!

看著南宮逝風五個人千恩萬謝的離去,楚陽捧著手中的黑yù盒子,有些悵然了良久。

這些天里

“還缺九s陽直言不諱的道。

“九sè蓮……”紫邪徵信社情皺了皺眉頭:“那東西都是在那里生長?”

這些天里,沒事的時候紫邪情就與楚樂兒在一起,對這個小姑娘頗為喜愛。是以也關切了一些。

楚陽翻了翻白眼道:“反正黑血叢林沒有。”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他也看了出來,紫邪情雖然徵信社年齡不小了,可以說是數十萬年的老怪物了,但對于修煉之外的事情,懂得的并不多。

人情世故多少懂一些,但說到之外,可就是乏善可陳了。

不過也是情有可原,只是聽她的經歷就能明白:原本修煉的空徵信社間突然崩潰,她到了一個新的位面,那上面一個人也沒有,只有靈氣……也就是說,她孤獨的修煉了數萬年,才撕開了虛空離開……

既然沒有人徵信社煙存在,那么怎么懂得其他的東西?

須知文明乃是靠人類來傳承的。

此后她輾轉數十個位面只是為了找人,更加無暇學習什么東西。

而且以她的xìng格與修為,也實在不屑于學習什么東西:反正所到之處,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對她構成威脅……

“樂兒的體質,需要你這里的靈陽說道:“尤其是這黑血毒心藤和玄yīn焚骨水。”

紫邪情無可無不可的說道:“你要?拿去便是。”

又問道:“別的還要不要?”

楚陽眼睛一亮:“你這里還有別的?”

“我雖然輕易不會受傷,不過,歷經幾個位面大陸,里面的天材地寶也都順手采了一些。”紫邪情淡淡的說道:“你要的話,給你也無妨。”

“給我給我都給我!”楚陽搓著手,喜不自勝。這一刻,覺得帶著紫邪情一起走也沒什了麻煩的了……

居然有這樣天上掉下來的收獲……

別的位面的靈yào……嘿嘿嘿……能夠讓紫邪情這種人看在眼中的,肯定不是凡品啊。

紫邪情淡淡的點點頭:“這里。”

刷的一聲,出現了一堆黑漆漆的小山一樣的靈yào:“這些事黑血叢林的。”

刷的一聲,又是一堆:“這是夢玄大陸的。

為我們定親

在最后的時間里,宴請賓朋,宣布了我與他nv兒的婚事,為我們定親。”

“我容顏丑陋,此生本已徵信經沒有家室之念,但那一次,卻是實實在在的動了心。”

南宮逝風已經陷入了回憶,嘴角帶著苦澀的笑:徵信“那是我最幸福最安樂的日子。那時候我甚至想,只要這家人不嫌棄我,我就放棄江湖闖dàng,帶著四個弟弟在這里住下來,繼續老人的家業去經商,此生再也不沾染什么江湖是非,就當自己是一個普通人。只要我妻子肯接受我,那我就全心全意的對她好……一輩子。”

“老人回到家過了半個月,就去世了。我以人子之禮為其安葬,養老送終。”

“然后我才知道,我那未婚妻子徵信,心中早有他人。而且兩人情投意合山盟海誓……當她向我說明白的時候,曾經說過,若是我不愿意放棄,就給她的情人一半家產,讓他衣食無憂,而她自己愿意遵守承諾,一輩子服shì我,為我做一個賢妻良母。若我愿意放過她徵信,愿意以全部家產相送,她只要與情人廝守終生!”

南宮逝風搖頭失笑,卻搖落了幾顆淚珠。

“那你是怎么做的?”楚陽問道。

南宮逝風嘶啞的笑了一聲,說是在笑,卻像是在哭嚎:“我南宮逝風長得丑!我認!因為我長得丑沒有nv人愿意看我一眼,我認!我為了生計我卑鄙無恥下流!我認!我為了弟弟為了活下去可以跪在別人面前tiǎn鞋子,我認!可我還沒有下作到bī迫我喜歡的nv人做她不喜歡的事情的地步,尤其是,那是一個nv人的終生幸福!”

“所以我走了,孑然一身離開了那個小鎮。我什么都沒有要,什么都留給了他們。”

“別人說我老婆跟人家跑了,我認!”

南宮逝風嘿嘿一笑:“像我這樣的人,找什么老婆呀?那不是笑話么?”他的聲音蒼涼,笑容凄涼。

楚陽嘆了口氣:“就這么走了?”

“就這么走了。”南宮逝風嘿嘿笑著:“這么多年,我就算經過那里,也是遠遠的繞開,哪怕多走幾千里,我也避開那個地方。沒有去過一次!”

“為何?為何不回去看看?去看看她過得好不好?”楚陽皺著眉,眼中閃著光。

在楚陽心里就現在來說

這五個人是一直跟著自己還是事后看情況舍棄,在楚陽心里就現在來說,還是偏向于舍棄的。

“脅迫……其實我們在這九重天,有有那徵信一天不是在被脅迫?”南宮逝風笑得有些悲涼:“一直以來,在我們年幼的時候,被生計脅迫。我們兄弟徵信五人,曾經有足足四年的時間,每一天,都吃不飽!有時候三天才討到一個饅頭,五個人分了吃……”

他的神sè悲涼:“前輩,您以為我們兄弟這樣子,是天生的么?我們固然長得不俊,可我們畢竟還有些人樣子,但那幾年,我們沒有辦法,找不到吃的,萬般無奈之下,為了不被餓死,就吃鬼臉蘑菇。”

“鬼臉蘑菇那東西雖然有毒,但卻吃徵信不死人。吃了多了之后,人的臉就會變得比鬼臉更恐怖……而且,頭發稀疏,直至絕跡。幸虧我們只吃了一個半月,就幸運的遇到了一只從山崖上摔下來的野豬……但那一個月,卻已經讓我們徵信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后來,得到了一番機遇,有了本事,不用再為了吃飯脅迫,但卻被實力脅迫,為了提升實力,不斷的練功;再然后,為了臉面脅迫……我們變得難看了,卻更在意這張臉面。所以我們要出人頭地,不被人看不起……但這九重天,我們兄弟五人,就因為容貌丑陋,居然沒有一個大世家一個大勢力肯收容我們。”

“所以我們就做了血酬!”

“做了血酬,能賺到紫晶,既能吃飯,也能修煉。但卻要jiāo任務,我們那時候只有不到皇座的修為,如何搶得過別人?既然來到血酬堂的懸賞,那有什么簡單任務?豈是我們那等修為能接的?”

“所以我們只好找機會,趁著別人兩敗俱傷,然后突然沖出去撿便宜……”

“久而久之,就這么一路也hún了下來。”

“別人看不起我們,我們也看不起別人;大勢力看不起我們,我們更看不起大勢力!”

“我們惹不起,但我們躲得起。”

“我們一路走來,飽受冷眼,嘗盡了人情冷暖!”

“就連我妻子……呵呵,其實不是,那一次,是我救了一個經商的垂死老人,護送他回家,算是偶爾發善心,其實也不是,因為那老人說,只要我護送他回家,他愿意將他珍藏的紫晶送給我……我護送他回家,一路上盡心照料,唯恐他死掉。結果老人覺得我可靠,便說將他nv兒許配給我。”

“送他回到家之后,他果然沒有食言。

是甩不掉了

看來這麻煩,是甩不掉了。

又是七天之后。

楚陽神完氣足的盤坐在地上,呼吸吐納。

魏無顏失魂落魄的在一邊站著,一臉的羨慕嫉妒恨。

徵信社

七天里,他又有十一次見到楚陽輕松得如同吃飯一般進入了道境!這個數字,讓魏無顏險些發瘋!

七天徵信社里,他親眼看到楚陽的修為,從劍帝六品,到劍帝七品,然后到劍帝七品中級,再到巔峰,突破第八品,再度攀升到巔峰,然后又突破了第九品,隨即再次jī流勇進,到了巔峰!

然后,就在今天,他親眼目睹了剛才這一戰!

就是在這一戰之中,楚陽又一次進入了道境,突破了劍徵信社帝階位,成為劍中帝君一品!

這是奇跡!

魏無顏親眼目睹發生的奇跡!

“太離譜了!”魏無顏喃喃的道:“這樣的修煉速度,徵信社實在是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紫邪情看著楚陽在吐納,淡淡的道:“這就是天下第一了么?呵呵……曾經有人在一天之內走完你們九重天大陸從什么都不是的普通人到至尊的所有歷程!你信么?”

“我不信!”魏無顏猛烈地搖頭:“打死我,我也不信!若是如此,我們一生數千年,數萬年的修煉,又有什么意義?”

紫邪情淡淡的道:“我也沒讓你信。”

楚樂兒樂呵呵的看著紫邪情,眼中滿是羨慕,想了好久,才從自己懷里取出一個紫晶小狗的發釵,那是萬人杰為她雕刻的,萬分不舍的遞給紫邪情:“紫姐姐你好漂亮,這個你帶上肯定更好看。”

紫邪情溫暖的笑了笑:“姐姐不需要這東西,還是你戴著吧。好多年都習慣了不戴首飾了。”

楚樂兒羨慕的道:“是啊,姐姐天生麗質,就算什么都不戴,那也是風華絕代啊。”

紫邪情撫著她頭發,柔聲道:“樂兒長大了,會比姐姐還漂亮的。”

“真的?”楚樂兒希冀的問道。

“真的。”紫邪情肯定的點頭。

楚樂兒頓時高興了起來。

良久,楚陽從調息之中醒來,迎面對上紫邪情的眼睛:“樂兒的病,還缺什么yào?”

紫邪情問道。

隨即就感到了一陣清涼

南宮逝風還來不及慘叫,隨即就感到了一陣清涼,卻是那一瓶藥水有一半灑在了傷口上,頓時癢癢的說不出的舒服,隨即另外半瓶就塞在了自己嘴里。

“生機泉水?”南宮逝風知道自徵信己有救了。激動得渾身發顫,一把搶過楚陽手上的藥丸,吞了下去,另外四人在聽到生機泉徵信水這四個字的時候,就不用吩咐,自己將藥吞了下去。

“前輩想要我們做什么事?盡管吩咐!”南宮逝風說道。

“明年春暖花開,就是萬藥大典!”楚陽淡淡的道:“我需要你們先過去……只需如此如此……”

隨著楚陽的訴說,南宮逝風連連點頭。

“你拿著這半截匕首,到時徵信候,會有人出現在萬藥大典找你,他手里拿著另半截。你只要將我吩咐的事情做好了……拿著半截匕首的那個人,就會給你今天的毒藥的解藥,還會徵信為你治好你的難言之隱!”

楚陽拿出一截大拇指長短的不規則斷裂的匕首,交給南宮逝風,淡淡道:“你明白了么?”

…………

昨日一千一百票加更補更!估計這幾天會繼續爆發的……所以,求月票支持!

!@#

第七部第一百二十三章若能幸福安好,誰愿顛沛流離?

第七部第一百二十三章若能幸福安好,誰愿顛沛流離?

“明白了。「域名請大家熟知」”南宮逝風小心翼翼的接過半截匕首,仔細地包起來,揣進懷里。神sè間絲毫沒有被脅迫的難受,反而充滿了振奮。

“南宮逝風,你不覺得別扭?”楚陽問道:“你先被我點了隱xùe,然后又服用了我的毒yào,不管哪一樣發作,都是死無全尸!再被我yòuhuò,許以重利讓你去替我辦事,你不覺得很憋屈?”

南宮逝風鮮血淋漓的臉上竟然lù出一抹笑容,道:“不別扭!一點兒也不別扭。”

他這句話并未lù出阿諛的神sè,口氣鄭重認真,竟然像是發自真心。

“為何?”楚陽有些興趣了。他是真的想要了解一下,這個剛剛被自己收復的家伙是一種什么心態。

這決定了以后的發展。

畢竟,楚陽現在是實在是無人可用,這才抓了這五個人頂數,但凡有別的原則,他也不愿意用這樣聲名狼藉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