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會認出他是邪影李順

不過敝友也是情有可原,近日陸大將軍欲在吳越練義軍,鞏固海防,缺少軍資,在下高雄徵信和這位兄弟有意說服吳越世家捐助義軍,昨日方從無錫返回,卻是人人推辭,個個退后,費盡心力,也只募得三成之數。所以我這位兄弟心中煩惱,看高雄徵信到閣下畫舫錦衣,便有遷怒之意。”

我聞言略略一驚,想不到這兩人竟是陸燦的助力,與他們盤桓會否泄漏身份呢?心思一轉,我笑道:“原來如此,兩位果然是俠士之風,為國為民。看樣子兩位想必是準備去吳州募款吧,在下與吳州首高雄徵信富‘擷繡坊’周東主乃是故交,在下之言,他總能聽從,若是他肯帶頭捐資,想必對兩位會有所幫助。這樣一來,兩位總不至于還要拒絕我的好意吧?”

那兩人溫言目中都是閃過喜色,那道士更是面紅耳赤地作揖道:“若是如此,貧道向公子致歉,公子有為國之心,貧道代大將軍多謝閣下慨然解囊。”

我笑道:“謝不謝的就算了,兩位若是看得高雄徵信起在下,還請過來一敘。”

這一次兩人都沒有拒絕,也不需跳板,都是輕身縱上畫舫,自有船夫去將小舟系在畫舫之后,我伸手肅客高雄徵信,將兩人請入前艙,自己隨后跟入,給呼延壽一個眼色,讓他回到后面去,免得他露出破綻。

起點中文網 www.cmfu.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第二十六章 茶香留客飲

更新時間2006-4-1高雄徵信4 17:04:00 字數:10564

走入艙內,目光閃過,我便是一愣,那站在艙中一角的青衣小廝看身形分明是小順子,可是容貌卻變了許多,雖然只是眉梢眼角的輕微改變,但是卻仿佛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且氣質也變得平庸,宛若明月被烏云遮掩,旁人絕對看不出他是當世先天高手之一。我知道小順子是用內力改變面上的肌肉,變了容顏,雖然變化不多,甚至不會讓外面的船夫發覺,但是若是認識他的人見了,絕不會認出他是邪影李順。他為什么這么做呢?轉念一想,心中豁然,這小子在江湖上面的名氣不小,說不準有誰認得他,不改容貌太危險了,他的心思總是比我細密許多。

目光從小順子身上一掃而過,只當沒有看見他一般,我坐在桌旁,笑著問道:“還未請教兩位如何稱呼?”

那布衣儒士歉然道:“在下東陽丁銘,這是敝友苦竹子道長。”

聞言我眼睛一亮,這兩人我都知道,苦竹子么,曾聽小順子提過,這人本是南楚秘諜,當年小順子千里追殺毒手邪心,曾放過他一馬,后來他無顏再留在大雍,回到南楚之后便銷聲匿跡,想不到今日竟在這里見到,怪不得小順子要這么急著改變容貌,這些年來小順子容貌沒有什么大的改變,恐怕此人一眼就能認出他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