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只要柳飄香把這件事傳了出去

”梁婉還記得自己委婉的勸解,柳飄香卻是神色冰冷地道:“你們位高權重,徵信社我也無話可說,就是告上了官府,也沒有用處,你放心好了,我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她明明是那樣的表示忍讓,可是自己卻偏偏心生寒意,她不相信曾經敢當眾ling徵信社辱韓王趙德隆的柳飄香會不追究這件事,想到只要柳飄香把這件事傳了出去,自己的聲譽就會化為烏有,如果失去在南楚的立足之地,那么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都會被人zhan有,自己終于在柳飄香離去之前下了毒手。

我看到梁婉的思索,心中涌起滔天的憤怒,如果不是她殺了飄香,怎會這樣深思,我冷冷道:“你想起來了么?”

梁婉看了我一眼,心道:“原來徵信社當日柳飄香之所以委曲求全,答應不向自己報復,卻是為了和情人的團聚,看來她的情人身份應該不會太高,否則柳飄香不會答應不報復的。”

就在她繼續思考的時候,那個到聲音冰冷的黑衣人走到她面前,抓住她胸前的衣襟一扯,碎帛飛散,梁徵信社婉只覺胸前一涼,酥胸半裸,梁婉羞惱的叫了一聲,知道這是對自己的警告,只得道:“既然到了這種地步,我相信閣下已經有了足夠的證據,不錯,柳飄香是我殺的。”

她承認了,我狠徵信社狠的看著梁婉,問道:“好,那么告訴我,那個欺辱了飄徵信社香又讓你為他善后的混蛋又是誰?”

梁婉這才明白,原來自己仍然能保住性命的關鍵在這里。她本是智力過人的女子,如今有了可乘之機怎會不利用,她微笑道:“原來閣下想要知道這件事,這件事只有我一人知道,請問閣下,愿意付出什么代價來交換這個消息?”

我淡淡道:“早知你會這么做,但是若非有了足夠的把握,我又怎會動手,梁姑娘,不論你身份何等重要,地位何等顯赫,今日你落在我手里,我可以為所欲為,如果你肯說出那個人,我保證會讓你死的安詳,若是你不肯說,我有千百種法子,讓你死不瞑目。”

梁婉冷冷一笑道:“我知道,對于一個女子,傷害她的方式有很多,你可以讓這房間里所有的男子來侮辱我,你可以對我用盡酷刑,你還可以毀了我的容貌,可是你應該相信,我梁婉有著鐵樣的心腸,不論你如何傷害我,只要我抵死不說,那么最后死不瞑目的會是你,如果你肯和我公平談判,那么我答應有一天會告訴你這個人的身份。”

我輕輕拍手,笑道:“好,不愧是大雍的密諜首領,你們說,我當初的謹慎是否有道理。”

陳稹冷冰冰地道:“公子果然才智過人,屬下等拜服。”

我走到梁婉身前,冷冷道:“我早就知道你會這么做,你有必死的信念,我也相信你可以熬過種種酷刑,在下精于醫道,可以讓你嘗到人生最大的苦痛和侮辱,這些人都是你的下屬,我可以讓你在他們面前婉轉求huan,到時候你還有什么臉面作他們的首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