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剛剛沖出院門就被四個手持長刀的蒙面人攔截

梁婉無論如何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帶著長樂公主到了事先選好的隱蔽農舍,就被人偷襲,自己措不及防,只得帶著徵信社人退入農舍,才發覺事先排在這里的兩個人都被捆得嚴嚴實實,兩人雙腳都被砍傷,然后又妥善處理過,梁婉幾次帶人突圍都被弩箭阻攔,一次梁婉仗著身徵信社上的軟甲沖出去,誰知剛剛沖出院門就被四個手持長刀的蒙面人攔截,這些蒙面人的武功在梁婉看來不過是二流水準,但是他們勇猛善戰,刀法兇狠,而且彼此呼應,組成刀陣,梁婉一時竟被困住,眼看弩箭招呼而來,只得拼死沖了回去,若非接應得當,只怕她的性命就留在外面了。

如果不是有長樂公主在,她自然可以安排四散突圍,憑她的武功逃徵信社出去的可能很大,只是現在卻是進退兩難,她心里越想越糊涂,圍困自己的這些人是十分精銳的軍士,至少不比大雍最精銳的軍隊差多少,而那些阻攔自己的高手更不是可以隨便拿出來的,在如今的南楚,建業附近徵信社怎么可能有一支這樣精銳軍隊,就算真是南楚的密諜,為什么到這里才動手,完全可以在自己將公主從宮里救出來的時候動手啊。梁婉始終想不通外面的是什么,但她很明白,必須守住,為了安全,她并沒有通知雍軍這個地點,如果徵信社等不到雍軍來到,不僅她的命沒了,就是公主也完了,如果公主出了事情,自己就是死了也難以平息雍帝的怒氣,到時候承受怒氣的就有鳳儀門。

梁婉正在想著,一個人低聲道:“梁小姐,他們醒了。”

梁婉心中一喜,他們留在這里的人雖然傷勢得到處理,而且徵信社也沒有死,可是卻一直昏迷不醒,應該是服了什么藥物。她走過去,急急問道:“怎么回事,是誰偷襲了你們。”

一個人舔舔干裂的嘴唇,道:“小姐,來得是一個人,黑衣蒙面,沒有說話,武功高的出奇,只一招就傷了我們兩個,那人本要殺了我們,卻被一個后來的人阻止了,那人應該不會武功,因為他腳步虛浮,中氣不足,他下令砍傷我們的雙腿,然后我們就昏迷了過去。”

梁婉聽了他們的說話,卻沒有什么幫助,這時外面傳來冰冷地聲音道:“屋子里面的人聽著,我們已經不耐煩了,如果你們還不出來,一拄香時間之后,我們就用火攻。”

梁婉高聲道:“你們若用火攻,不怕引起別人注意么?”她想試探來人的立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