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王總不會趁人之危吧

”方遠新苦笑道:“少主性命要緊,這也顧不得了,雍王總不會趁人之危吧。”

方遠徵信新踏上了馬車,葉天秀憂慮的看了我一眼,行禮告辭,就要帶著那個孩子離開。

我揚聲道:“且慢。”

葉天秀心中一凜,回身道:“大人有何吩咐?”

我笑道:“葉兄在長安只是過客,這個孩子還是交給江某處置吧。”

葉天秀心中一寬,道:“那就拜托江大人徵信了。”說罷迅速的隱入夜色當中。一個侍衛策馬上前,一彎腰將那個孩子提起放在馬上,徵信那個孩子倔強的掙扎了一下,充滿敵意的目光望向那個侍衛,那個侍衛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腦袋。

方遠新剛踏進車廂,就看見一個相貌清雅陰柔的少年坐在那里,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那冰冷的目光讓方遠新覺得全身似乎被一桶冰水澆個透徵信心涼,他立刻知道了此人的身份,“邪影”李順,這個武功邪異驚人,卻甘心屈身為仆的絕頂高手。

我見方遠新如坐針氈的表情,給了小順子一個眼色,他周身的殺氣立刻收斂徵信不見,方遠新只覺得松了一口氣,心道,邪影果然不同尋常,我見他已經平靜下來,這才道:“不知道方兄想和江某說些什么呢?”

方遠新神情黯然道:“江大人既然知道在下的身份,就該徵信知道在下的主上是誰?”

我微微一笑道:“江某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方將軍既然知道如今貴上仍然是大雍的欽犯,為何卻要和江某詳談,若是此事泄露出去,只怕江某就是想要放手也不可能了。”

方遠新道:“方某正是見江大人頗有回護之意,才敢和大人商量。”

我回想起他剛才和葉天秀交換的低語,心中一動,笑著問道:“請問可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在下效勞么?”

方遠新道:“不敢相瞞大人,我主上年近不惑,只有一點骨血,不料前些日子少主出海,被海中一種名叫“胭脂玉”的海蛇所傷,生命垂危,雖然我主麾下也有名醫,可是卻都束手無策,只能眼看著少主日日受毒傷折磨,雖然性命勉強保住,卻是求生不能,求死不能。主上也曾經派出手下四處尋找名醫,可是人人都說無能為力,最后主上只希望能夠找到醫圣桑先生,可是桑先生自從在長安神龍一現之后就再無蹤影,方某奉命到長安找尋線索,也是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可是卻得知江大人曾經從桑先生學醫,據說醫術精深,方某求大人施展回春之手,救救我家少主,不僅方某因此感激涕零,就是我家主上,也不會忘記大人大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